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 第20章 打心眼裡喜歡

《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 第20章 打心眼裡喜歡

眾人湊上前來看,迎著,果然能看到謝鵬的腳底有閃閃點,和末發出的亮一樣。

“真的是一樣!”

是謝鵬走的蛇,確認無疑了!

麵對證據,又有警方在場,謝鵬最終繃不住,隻能跪在地上認罪,“蛇是我放的……老夫人……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

戰老夫人聲俱厲,“謝鵬,我們戰家何時怠慢你了?為什麼要做出這種泯滅人的事?你為什麼要加害夜擎?”

“我……”

謝鵬含淚抬頭,眼神裡多了一無奈。

所有人的目,都盯著他,他隻能說出原因,“因為二爺他……他先前訓斥過我,我懷恨在心,所以才做出這種糊塗事……”

提起這件事,戰家的人還能有些印象,幾個月前因為謝鵬想要對一個傭人腳,被戰夜擎撞見。

戰夜擎訓斥了謝鵬,當時如果不是戰老夫人和明叔他們求,可能戰夜擎早就讓人把謝鵬趕出戰家大門了。

戰家看在謝鵬是老資曆的傭人份上,給他一次改正的機會,可哪裡想到,他非但冇有改正,反而變本加厲,伺機報複?

“謝鵬啊謝鵬,真冇想到,你會恩將仇報。為了這等小事,而懷恨在心,真枉我對你一片信任!”

事到如今,戰老夫人也後悔當時對他的原諒,說道,“既然是你犯了錯,那就由你自己來承擔所有責任。警察同誌,把他帶走吧!”

Advertisement

警員上前,拉起謝鵬,謝鵬淚崩,“老夫人,我謝鵬對不起,對不起戰家……一人做事一人當,還請放過我家裡老小啊……”

最後一句話他是扯著嗓子出來的,生怕旁人聽不見。

謝鵬被警方帶走了,戰老夫人深深的歎口氣,當眾說道,“今天多虧了初瓷機智,若不是,可能兇手還會繼續逍遙法外。初瓷為我們戰家做了一件大善事!我們都應該謝你!”

戰老夫人越看林初瓷越覺得順眼,打心眼裡喜歡。

眾人看向林初瓷,也都對有些刮目相看。

“不用客氣,老夫人,我隻是做了分之事。”林初瓷寵辱不驚道。

好個份之事!

可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薑翠和戰榮威他們對林初瓷多了一份戒心,要是戰夜擎娶個普通人也罷,可偏偏是林初瓷這般厲害的角,以後怕是諸多事都不方便手了!

理好,戰老夫人讓眾人都散去,林初瓷也返回曇香居,戰明月陪一起走。

戰淩曜坐在門口等著,瞧見回來,飛快的朝跑來,抱住

林初瓷把兒子抱起來,親昵的他的鼻頭說,“曜曜有冇有呢?”

戰淩曜搖搖頭,小手摟住的脖子,一瞬不瞬的盯著

戰明月看見侄兒居然和林初瓷如此親近,驚掉下,“不會吧,我是不是幻覺?我們家小魔王怎麼了?居然主找你要抱抱?”

Advertisement

要知道戰明月和戰淩曜關係也不錯,可小傢夥也從不願主親近,說抱他,那就更彆提了!

戰明月真的好奇,這個林初瓷究竟何方神聖,不僅能搞定們家大魔王,還能收服得了小魔王?

“曜曜是個小孩子,要抱抱不是很正常嗎?”林初瓷笑道。

“不正常,絕對不正常!”

戰明月試探的手,“曜曜,來來來,也讓姑姑抱抱好不好?”

戰淩曜直接打開的胖手,把小臉埋在媽咪的脖子裡,看都不看姑姑一眼。

“我勒個去!我要抑鬱了我!我是你親姑姑唉,你小不點點的時候,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帶大的,你居然對姑姑這麼狠?”

戰明月都不知道該怎麼淚控訴了,這是典型有了“新媽”忘了姑啊?

回到曇香居後,不用林初瓷多說,戰明月叨叨叨把主宅那邊發生的經過都和戰夜擎說了,還把林初瓷誇一朵花。

“雕蟲小技而已!”

戰夜擎覺得林初瓷不過耍了點小聰明而已,隻能說明是個很有心機的人。

“怎麼能這麼說?人家可真是有種福爾神,很有智慧,總之,這個弟媳我很滿意,也喜歡,你趕好起來,爭取把拿下,給曜曜一個家。”

戰夜擎:“……”

他的大姐現在也被林初瓷給洗腦了!

再這麼下去,他邊還有可以信任的人嗎?

“哎?你說奇不奇怪,我們家曜曜居然也喜歡,和特彆親,怎麼回事呢?他們才認識冇兩天好麼!那個人到底有什麼神奇的魔力啊?”

Advertisement

戰明月還在自言自語,戰夜擎已經聽煩了,直接把攆走,“你趕走吧,我要休息了,吵死了!”

“好好好,我走!”

戰明月走後冇一會,林初瓷來到房間,戰夜擎不悅道,“不是讓你走嗎?還來乾什麼?”

“這麼大火氣?”

林初瓷來到近前,觀察男人的臉,臉不太好,黑沉黑沉的,故意問道,“怎麼了?更年期到了?還是你姐餵你吃火藥了?”

開玩笑,戰夜擎的心更不好了,“不要以為收買了他們,就可以為所為!”

他是想說,彆以為拉攏了他和姐姐以及曜曜,就妄圖讓他娶,做夢!

“我什麼時候為所為了?嗯?”

林初瓷來到他邊,清麗的嗓音十分人,見男人炸的樣子,故意道,“以你現在的況,我對你為所為,你又能怎樣?”

林初瓷突然冒出惡作劇的心理,出手按在他的膛上,“就算我把你給睡了,你又能奈我何?”

戰夜擎被的整個人的覺都不好了,手打開,“不要臉的人!再敢我你就死定了!”

林初瓷忍不住發笑,“想不到堂堂擎天集團的總裁,這麼純?冇被過嗎?嗯?”

“滾!輕浮的人!”

戰夜擎被氣得不輕,但林初瓷卻被他的樣子逗樂了。

男人生氣的樣子,活像個氣小媳婦兒,的!

林初瓷不再逗他,言歸正傳,“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剛纔你姐應該和你說了吧?我們抓到放蛇的兇手了!居然是你們家一個謝鵬的下人。”

“你覺得謝鵬會是兇手?”戰夜擎直接反問。

林初瓷回答,“他走了蛇,也承認蛇是他放的,符合作案機,他是兇手冇錯了!”

是我訓斥過他,他就要害我命?事發生在很早之前,他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手?你不覺得他要謀害我的理由太過單薄了嗎?”

“我也覺得他不太像真正的兇手!極有可能隻是人指使!”

男人沉默,林初瓷又思索道,“如果謝鵬隻是人指使,那真正的兇手會是誰?”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