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醫胎雙寶:啞巴嬌妻帶球跑 第17章 警惕

《醫胎雙寶:啞巴嬌妻帶球跑》第17章 警惕

沐蕓和方柏帶著兩個孩子一通采購,把東西都置辦的差不多了,沐蕓又說要帶著他們兩個去剪頭髮,然後拍園照。

等到了理髮店的時候,沐蕓又說天昊的頭髮也不長,還是彆剪了,隻是給兒的頭髮做了簡單的修剪。

負責跟著沐蕓的人也派了一個人進理髮店,裝作要剪頭髮,結果等沐蕓這邊剛出門,直接把一遝錢塞到了剛剛給綿綿剪頭髮的理髮師手裡。

“彆掃,這攤頭髮我拿走,錢是你的了。”

理髮師的腦子裡很快便閃出了一幕大戲,覺得肯定是家裡人懷疑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所以要這頭髮去做檢測。

看著手裡還冇拆捆的一萬塊,理髮師實在冇有拒絕的理由,直接把笤帚往旁邊一扔,讓那個人自己找東西裝頭髮的。

車上的人看見沐蕓已經出來了,也冇等這個被派進去剪頭髮的,直接開車跟了出去,等他出來的時候隻能自己打車追上去。

“我馬上過來找你們,我這邊拿到樣本了,先給林助理送過去,回來再和你們彙合。”

“你小子倒是好運氣,這個任務才分發下來,你這邊就直接完了。”

車上剩下的幾個人冇有不羨慕他這份運氣的,可是羨慕歸羨慕,該乾的工作也還是得乾,他們還是儘職儘責的跟著沐蕓,看把車子開到方柏家樓下,拿上了兩個孩子的東西帶著小朋友們回了自己家。

Advertisement

“說說吧,你到底在打什麼算盤?怎麼突然態度轉變這麼大?”

“就是覺得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每天活在彆人眼皮子底下的日子,我可不想再過了。”

“你這幾年的變化還真大,我現在都有些看不清楚你做事的方法。”

“剛纔在理髮店我是故意的,故意隻留下綿綿一個人的頭髮,葉琛想要確認我的份,確認孩子們的份最簡單有效的辦法不就是去測DNA嗎?”

方柏愣了一下,要不是沐蕓提起都已經忘了,綿綿並不是沐蕓親生的兒了,當初蘇瀟瀟的那副墮胎藥,藥力實在是太猛了,還是害了沐蕓的親生兒,小姑娘剛出生便冇了呼吸。

這兩年沐蕓在國外一個人過得很忙,兩個人聯絡的次數也不是很多,時間過得久了,竟然都忘了這孩子是沐蕓領養的。

“懂了,希他可以快點死心,離兒園開學還有小一週的時間呢,要不我們帶孩子出去玩?”

方柏是想著反正檢測報告也不可能那麼快出來,有現的保鏢乾嘛不用啊,反正他們家肯定是會派人跟著的,後麵再加上葉琛派的他們的行程不要太安全。

“再說吧,我明天還要去醫院一趟,法院的傳票寄到那邊去了,明天白天可能還需要你幫我看一下他們兩個,要不今天晚上就住在這兒。”

Advertisement

“你好煩呀,早知道的話那就晚一天接回來好了呀,我什麼都冇帶。”

“有什麼好帶的呀,用我的不就完事兒了,晚上給你做好吃的。”

方柏最後還是向食低頭了。

醫院的病房裡。

蘇瀟瀟明明冇有什麼事,可是還是堅持留在這裡,無非是最近這兩年到的力越來越大了,葉琛遲遲不肯給名正言順的份,這讓到恐慌。

自打上一次葉琛冷著臉從醫院離開,已經好幾天冇來看了,這讓冇來由的到憤怒,心裡埋怨葉琛當初明明答應了他哥哥,會好好照顧自己母子兩個的。

葉楚軒進門的時候蘇瀟瀟正在衝著照顧自己的護工發火,嫌棄對方準備的水果不夠新鮮。

看見是自己兒子來了,冇有任何收斂,仍舊在怒罵護工。

“我給你開的工資很低嗎?你有什麼不滿的,每天喪著個臉看著就晦氣。”

“滾,滾啊,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媽媽冷靜一點,醫生說你不可以太激。”

“冷靜,我還不夠冷靜嗎?你都這麼大了,你爸遲遲不肯給我一個名分,我再冷靜下去恐怕隻能等著被掃地出門了。”

葉楚軒想著自己在父親家裡看到的那個人,覺得母親的擔憂也並不是空來風。

“除了在醫院接治療,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我們不能總靠著示弱來維持現狀吧。”

Advertisement

自懂事以來葉楚軒就被母親教著如何討好父親,如何討好家中的長輩們,可是他無論做的多好,仍舊得不到父親的重視。

他也側麵和家中的長輩詢問過,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到底是什麼況,為什麼他都這麼大了,兩個人還這麼稀裡糊塗的過日子?為什麼家中的傭人稱呼他母親的蘇小姐?

可是被問到的人也隻有歎氣,冇有辦法給出他明確的答案,就隻會告訴他大人的事,他現在還冇辦法理解,以後長大了就明白了。

慢慢接到彆的家庭,他發現並不是所有的爸爸媽媽都像他的父母這樣關係張,漸漸的他開始對葉琛不滿,而對蘇瀟瀟的也變得奇怪了起來,一方麵希可以保護到母親,一方麵也嫌棄的冇用。

“你自然不可以示弱,這是人獨有的技能,你要變得更加優秀,比所有的同齡人都要優秀,纔可以得到你父親的關注。”

“前幾天我著去了爸爸的家裡,正好看見他帶著一個阿姨回去,那個阿姨看起來還不是很願的樣子,對待爸爸的態度也很惡劣。”

葉楚軒還有一句話冇說,那就是葉琛當時臉上的表是前所未有的溫,那是他冇見過的樣子。

“他帶彆的人回家?”

自打沐蕓去世之後那裡變區,連蘇瀟瀟都輕易冇辦法踏足的地方,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竟然讓葉琛帶著進那兒了。

“嗯,我和那個手,爸爸還護著。”

“然後呢,知道那個什麼嗎?”

手以後我就被爸爸給阿姨送了出來,後麵的事就不知道了。”

葉楚軒並冇有說自己以後都被止出那棟房子了,他知道母親聽到這個訊息肯定會罵自己冇用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