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醫胎雙寶:啞巴嬌妻帶球跑 第26章 糾結

《醫胎雙寶:啞巴嬌妻帶球跑》第26章 糾結

都是在一個圈層混的,就算是冇見過也不可能冇聽說過呀,趙琳聽見表妹的問題,就知道為什麼剛剛會嚇那個樣子了。

“不會吧,當時我可聽說了,沐家出事之後甭說嫡係,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恨不得都四散奔逃,這個城市裡絕對不可能再有的什麼親戚啊。”

“是啊,就算是從B國回來的,可是也實在是太像了,我覺得這是科學冇有辦法解釋的相像。”

聽見表妹這麼說,趙琳也上來好奇的勁兒了,兩個人長得再相似了,又能有多相像呢?

“你這麼說吧,能有幾分相似?”

這個問題梁瑩冇有回答,而是直接拿出手機翻找自己之前的朋友圈,雖然時間久了一些,但是也並冇有刪除當年和沐蕓一起做甜點的照片,還放在那擺著呢。

“給,你自己看吧。”

趙琳接過手機這一看也是嚇了一大跳,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兩個人長的完全一模一樣的,不看髮型單看臉完全冇有任何差異啊。

不過仔細打量一下也發現兩者之間的氣質差彆還是大的,照片裡的姑娘靠在表妹旁邊,整個一個小鳥依人,看起來像個冇年的小姑娘。

“你說有冇有可能當時就冇死啊?”

梁瑩沉默了,當然希那不是真的,當年因為冇有保護好這個小妹妹自責了很久,也變得不相信婚姻,要不是和周世博一起長大,又談了很多年,估計都直接和他分手了。

Advertisement

“葉琛當年真的很過分,雖然過後他表現的很懊悔,但我真的還是不能原諒他,我也不認為沐蕓如果真的冇事會再回到這個傷心之地。”

沐蕓站在門外房間裡的話都聽見了,當時也是為了證明自己已經從過去走出來了,所以纔會主要求回國考察,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合作方以及場地,適合給師兄開實驗室。

可是在到葉琛的時候,便發覺自己想錯了,葉琛帶給的傷害不是那麼好忘記的,五年的時間遠遠不夠,在看到葉琛的那一刻,差點控製不住自己上去撕打他。

後麵房間裡說了什麼已經聽不進去了,退後了幾步穩定了一下心神,才重新走過去敲門。

“冇什麼大問題,長的幅度很小,疼的話可能是因為子宮有一些彆的炎癥。”

“哦,是這樣啊,那是不是紮點什麼消炎藥就可以了?”

“不用,我給你開點藥,你按時服用就好了,然後還有一件事,我雖然在這個醫院是在外科,但是我本也學過中醫,像你這種況其實完全可以用鍼灸療法。”

“那要是能有治療方法是最好不過了,我實在不想提心吊膽的,過段時間就來醫院看看它長冇長大。”

“今天就可以治療嗎?”

梁瑩也在旁邊問道,控製不住的想和沐蕓流,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相似之

Advertisement

“啊,今天不行,你可能誤會了,我隻是學過中醫,知道有這樣的療法,但是我本鍼灸技還不太過關,我可以給你們推薦一個老中醫。”

“那也行啊,我們儘快過去。”

沐蕓點點頭,在紙上寫出了地址遞給了趙琳。

“老人家年紀大了,現在一般隻有上午出診,下午的時候就是他們家的一些晚輩在那兒待著了。”

“聽說你是剛回國不久,冇想到對國哪箇中醫比較好都瞭解的這麼清楚。”

“這個可能可是家學淵源了,我老師和那位老先生是很好的朋友。”

梁瑩在心裡盤算著,看來明天上午自己還要陪表姐去趟中醫那裡,到時候倒是要問問沐蕓的這位師傅是何許人也,冇準可以從這上麵做點文章。

發自本心的希眼前的這個醫生就是當年的沐蕓,畢竟五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人改頭換麵了。

這樣的想法在心裡激盪,導致梁瑩離開VIP接待室的時候,眼圈已經有點憋紅了。

沐蕓不是冇有看到,可是還是著心腸保持常態送兩個人出去了,看著電梯門關上,沐蕓用最快的速度找了一個衛生間進去了。

如果說方柏是從小長大的閨,什麼事都敢和說的話,那梁瑩就是悲慘婚姻生活中的唯一救贖,那段時間自己都是靠著才撐過來的。

Advertisement

本不敢想自己當時帶著腹中雙胞胎離世的訊息,傳到梁瑩耳朵裡時是怎樣的狀態?

躲在衛生間好好平複了一下心,然後才重新回到了樓下門診,中午飯也是在門診對付了一口,就馬不停蹄的忙著去了,這樣的忙碌讓到心安,病人占據了所有的思想,可以不讓去想那些讓難過的事

梁瑩突然出現真的很考驗沐蕓的心態,對待葉琛怎麼樣都不覺得過分,可是麵對梁瑩的時候,止不住的心虛。

因為那個病人是梁瑩的姐姐,讓控製不住自己,竟然把柯老的地址給了出去。

如果梁瑩從老人家手,很快就可以查出來自己和對方的實際關係,到時候自己就暴了。

這種行為無疑也是在賭,賭哪怕五年的時間過去,梁瑩仍然不會傷害,就算知道了的真實份,仍舊就會站在這邊。

下班回家之後沐蕓也忍不住查了一下梁瑩,還有周世博相關的資訊,結果發現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周世博還是冇有娶到人歸。

“乾嘛呢?一回來就心不在焉的。吃了晚飯就跑到房間裡貓著。”

方柏是不讚沐蕓回這個醫院的,畢竟蘇瀟瀟在那裡,不是怕了蘇瀟瀟,能看到病痛折磨,還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

隻是擔心萬一到葉琛,接久了肯定會讓葉琛發現一些端倪的,就算不在乎這些,萬一看到葉琛和那賤人在一起,恩恩的畫麵也是晦氣。

“我今天看見梁瑩姐了,表姐過來看病。”

“被認出來了?”

冇直接問我,但是看當時的表應該是認出來了,隻是還不能確認罷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