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頂級平替[娛樂圈] 第25章 老板,你想怎樣?

《頂級平替[娛樂圈]》 第25章 老板,你想怎樣?

 嶼曾經覺得自己是座老舊卻強行堅固的城,可顧蕭惟僅僅一眼,就為他借來了和風潤雨,荒棄隙里的草種拼了命地想要新生,仿佛只要被這個人一直看著,他這座舊城就能不毀不滅。

 “你現在的眼神就很好,懷疑、求證、期待,明明都有,卻又小心抑不想被我發現。”顧蕭惟說。

 嶼的手指緩緩收攏,想要將此刻的緒留住。他垂下眼整了整袖,緩緩站了起來,對坐在原的顧蕭惟輕輕抬起下,“走吧,阿野。”

 顧蕭惟的線彎起,跟在嶼的后,“好啊,老板。”

 正喝著枸杞花茶的林導,有點驚訝:“這麼快?商量好了?”

 “好了。”顧蕭惟說。

 兩人再度坐進了道

 隨著打板聲響起,攝影師推進特寫,嶼飾演的白穎側過臉,看了嚴野一眼。

 平靜卻耐人尋味。

 好像在說,我知道你比阿嵐還要危險,讓我看看你是不是能把天都捅破。

 又像是說,如果你也想利用我,最好到死都別讓我發現。

 攝影組長看著嶼的側臉,心頭微微一頓。

 他見過很多演員,也拍過無數次眼神特寫,但只有這一次他覺得畫面里的人像是看進了自己的心里。

 無論這個反派有多麼喪盡天良,這一刻都想在他墜落深淵前將他拉起。

 “好。”屏幕前的林鉞點了點頭,這條算是過了。

 “哥還是一如既往地演技在線。”不知什麼時候,主角謝裳來到了屏幕前,撐著下坐在小馬扎上,似乎看了久,“趁著這部戲還沒播,我要當他的頭。”

 林鉞微微咳嗽了一下,“小顧就沒有魅力啦?”

 “有啊,又壞又野又靠得住。本來這些都該屬于我的,但是每當嚴野跟白穎在一起,就覺得他倆……分則各自為王,合則大殺四方,我這個主角好多余。”謝裳半開玩笑地抱怨。

Advertisement

 旁邊的工作人員都笑了起來。

 “而且顧哥每次一‘老板’,我心都了。”謝裳半撒地對林導說,“林導,我什麼時候也能演顧哥的老板啊?”

 “快了快了,等白穎殺青了,你就是老板了。”

 大概是戲拍的比想象中要好,林鉞的心也好,跟著謝裳開起玩笑來。

 “嘖嘖嘖,那就真了流水的老板,鐵打的顧哥了。”謝裳笑著說。

 今天的溫度比天氣預報報道的要更高,但是下周將要降溫。

 林鉞跟劇組的工作人員商量了一下,決定把下周的一出需要泡水的夜場戲提前。

 工作人員來找嶼確定,“小,你會游泳嗎?水深差不多會到你們口的位置。據拍攝的需要,也可能會高過頭頂哦。”

 嶼點頭比了個ok的手勢說:“會游泳,也會換氣,放心。”

 “我們大概花一兩個小時準備,你看你們要不要做一點熱。”

 “好的,謝謝提醒。”

 這是一場夜戲,嶼翻開劇本來仔細回顧了一下:場景是嶼飾演的白穎被父親白仲行利用,為他的餌,但是白仲行鏟除異己之后全然不顧被對家報復的白穎。白穎被扔進了下水道里,因為連夜大雨,所以水越來越深。

 他在水中掙扎,嚴野找到他的時候沒有帶任何拖拽的繩索,雖然打了電話人來救,但不知道人什麼時候會到,如果再去找繩索,白穎早就被淹死了。

 這一次嚴野果斷地跳了下去,和白穎背靠著背,勒住彼此的雙臂,借用彼此的力量,蹬住下水道的壁,爬了上去。

 這也是白穎對嚴野完全信任的開始,向他吐自己的真正的世以及他和本劇真正的反派boss白仲行之間永遠無法妥協的矛盾。

Advertisement

 嶼放下了劇本,一邊聽著稀里嘩啦往干涸的下水道灌水的聲音,一邊環繞著跑步。

 這個下水道是劇組為了拍攝這出戲提前搭建起來的場景,本來下周才會啟用,但林鉞的考慮是對的。

 現在是十月中旬,夜間溫度還能保持在十五度以上,但再過一周就會直線降溫,夜里溫度恐怕會到十度以下。

 能在暖和一點的時候把這場戲拍掉當然好過等溫度低了再拍,萬一演員因為泡冷水而鬧個頭疼腦熱的,容易耽誤進度。

 顧蕭惟對跟在自己邊的小琴說:“你用保溫桶去買點熱姜湯來,多備幾張毯。”

 “顧哥,你大冬天都拍過泡冷水的戲,怎麼今天忽然慫了?”小琴笑瞇瞇地問。

 “你去,你就去。”

 說完,顧蕭惟就朝著嶼的方向快步走去,然后跟著他跑了起來。

 兩個帥哥跑步,頓時為了劇組獨特的風景線,要不是劇組有規定不允許拍攝演員和現場的照片,嶼和顧蕭惟并肩熱跑步的照片恐怕又要上熱搜了。

 跑了快二十分鐘,工作人員喊道:“小,你過來試一下水的深度吧!”

 “好,我這就來了!”

 嶼剛過去,顧蕭惟就對工作人員說,“還是我下去試一下吧,萬一水位抬高了他會嗆到。我比嶼要高一點。”

 嶼趕搖頭,“我來我來。你也沒比我高多吧?這戲一開始我就在水里了,你是后來跳下來的!你上要是了還得換服!”

 嶼說的在理,顧蕭惟皺了皺眉,只能站到一邊,看著嶼順著梯子進水里。

 水深剛好到他的膛。

 眼看著工作人員又要加水,顧蕭惟開口道:“就到這里剛好,因為還要演水漸漸淹過他脖子的節。而且一會兒等我也下去了,水位就會更高。”

Advertisement

 工作人員覺得顧蕭惟的考慮在理,終于停止灌水了。

 “誰把劇本遞給我一下,我最后再捋一遍臺詞!”長了手,朝著上面喊。

 這時候才覺得沒有個助理跟在邊果然有點麻煩。

 上輩子嶼有將近十年的話劇經驗。話劇和拍戲不一樣,話劇演員上了臺,臺詞就必須一氣呵從頭記到尾,甚至連對手的臺詞也得記住。拍電視劇或者電影反而還有重來的機會。

 所以現在的嶼記臺詞的功底一流,他只是不確定華編劇會不會臨場又發揮了點什麼。

 “我的劇本你先看。”

 顧蕭惟站在邊緣,長了手臂將劇本遞給嶼。

 逆著,顧蕭惟的手臂線條清晰而有力度,手腕那的優雅吸引著嶼仰著頭欣賞。

 “拿到了!謝謝!”

 嶼人在水里,只能抬著手把劇本打開,他翻到這一場戲的時候愣住了,因為上面畫了很多的線,做了很多筆記,有下劃線,有三角,有嘆號。嶼上輩子跟顧蕭惟合作過,多知道他筆記里這些符號的含義。

 比如這個嘆號,就是要注意安全。

 而他發現幾乎自己每一句臺詞的后面都有嘆號,這代表著當他在水里說臺詞的時候,顧蕭惟會一直留意他的安全。

 心頭涌起一陣暖意。

 比起那些空頭支票的許愿和畫出好未來的大餅,顧蕭惟是真正的行派。

 兩人一個在水里,一個在岸上,對了幾遍臺詞之后,顧蕭惟就說:“導演,我們準備好了,開始吧!”

 嶼知道他是不想自己在水里泡太久。

 無論是重生前,還是重生后,都是第一次有人把他看得這麼重要。

 打板聲響起。

 嶼在水里掙扎了起來,時而沉下去,時而抬起頭來艱難地說兩句話。

 “嚴野——老子……要是死了……你給我弄死……白仲行……”

 嶼的臉上沒有對死亡的恐懼,反而帶著絕境中的狠戾。

 屏幕外的人都能覺到他的氣勢:只要不死,口氣都猖狂。

 顧蕭惟的嚴野終于收起了所有的慵懶和漫不經心,此刻他的神經繃,匐在井口長了手臂,但和水中的白穎還有一段距離。

 當嶼從水里再次抬起頭來,和顧蕭惟對視的那一刻,兩人一起戲。

 他們是白穎和顧蕭惟。

 “嘩啦啦”水還在往里灌,白穎的掙扎越來越乏力。

 嚴野四翻找,甚至跑了出去也沒能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他打了個電話給屬下,“給老子聽好了——你他麼的不能立刻馬上出現!就等著老子弄死你!”

 他一向在屬下面前都是說笑著仿佛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只有這一次撂了狠話。

 當他回到下水道口,發現白穎再沒有冒頭之后,義無反顧跳了下去。

 此時水下的攝像機拍攝到了白穎閉著眼睛的畫面,半長的發在水中散開,就像生命在流逝。

 而嚴野沉水中看到白穎的瞬間,就像被什麼給震住了。

 脆弱的,像是一就碎的幻影。

 按照劇本,嚴野應該是用力拍打白穎的臉頰讓他醒過來。

 可此時的嚴野卻扣住了白穎的腰,一把將他往上舉起來。

 白穎的上半猛地從水里沖出來,仿佛沖破桎梏,破繭重生。

 林鉞看著這畫面,睜大了眼睛,那種極強的視覺沖擊讓他下意識前傾。

 “咳咳……”

 白穎接住了嚴野的戲,他沒有因為這里跟劇本不同而不知所措,而是長了雙手想要井口,但是那高度遠遠不夠。

 下一秒,沉在水底的嚴野把白穎架上了自己的肩頭,又是一個發力,把白穎往水面上頂起。

 淹沒之后是空氣,哪怕再次墜落,還是有人會從水底把他送向高

 水下的攝像機拍攝到了嚴野臉上那子偏執勁兒,就是死了也要把水里的人給送上岸的執著。

 白穎再度落了水中。

 但是他比剛才單獨一人在水里的時候要冷靜了許多。

 他拍了拍嚴野,出兩只手,指向上方,意思是:我們要一起上去。

 水下的白穎發起伏如同曼陀羅的花瓣,就像水中的妖

 是他讓嚴野墜落,也是他要嚴野爬上去。

 兩人背靠著背,互相勒住彼此的手臂,雙腳蹬著管壁,一點一點從水里向上而去。

 管壁浸了水所以很,兩人都要全用力才能繃住。

 這畫面本來只是意思意思就好,但他們卻真的依靠彼此的力量從水里一點一點爬了出來。

 道師都忍不住擔心這兩人力量太大,把管子給踩裂開。

 浸著他們的,每一次發力都勾勒出富有力度的線條,就像兩株抵死纏繞的藤蔓,從暗的地獄蜿蜒向天空。

 “就快上去了……老板,再堅持一下。”嚴野說。

 這句臺詞,劇本里沒有,但飾演白穎的嶼卻心緒澎湃,順著對方繼續演下去。

 “阿野,你不是說想上位嗎?”

 “想啊。”

 “你想爬多高?”白穎一邊用力向上蹬,一邊吃力地笑。

 “看老板你讓我爬多高。”嚴野打趣道。

 白穎的角勾了起來,“我希你像你的名字一樣……有足夠的野心,哪怕踩著我爬上去……最好幫我把白仲行那條老狗也踩下來!”

 這時候,嚴野的人終于來了,趕把他們倆拉了上去。

 爬上來之后,嶼終于可以和白穎這個角暫時分離,他坐在井邊大氣,兩條都在哆嗦。

 再看看旁邊的顧蕭惟,靠……他也沒比自己年輕幾歲,怎麼力那麼好?

 “導演,可以了嗎?”顧蕭惟抬起手問。

 看著屏幕的林鉞這才回過神來,“咔”聲響起,拍攝結束。

 小丁有些張地來到林鉞的邊問:“他們演的跟劇本有些不同……劇本里沒有嚴野把白穎舉起來,也沒有他們往上爬的對話……要重拍嗎?”

 “重拍個鬼啊!那些都是華!我得盯著剪輯師一定要保留。”林鉞習慣地拿起保溫杯,杯子擰開了又蓋上,蓋上又擰開。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