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動漫同人 龍珠之諸天穿越 第九章金角銀角

《龍珠之諸天穿越》第九章金角銀角

第九章金角銀角

楚蕭駕著磁懸浮飛機很快便出了布瑪家所在的東城,離開東城,楚蕭便將飛機收了起來,徒步向卡林塔的方向而去。

在烤麵包山上,仙人已經傳授給楚蕭關於「氣」的修鍊方法,這段時間楚蕭已經能夠練掌握自己微弱的氣。

仙人的指導,不斷打磨,便是最簡單最直接提升氣的方法。

所以,楚蕭便決定依靠雙徒步走到卡林塔。

一路向西!

五天後,楚蕭依舊沒有看到卡林塔,但卻不得不停下腳步,因為他麵前的路上,站著兩個人,將他的去路擋住。

兩人著怪異,上紋著匪氣十足的紋,沒有,一看便知道是社會不良人士,他們的服上分別印著「金」「銀」兩個燙金大字,其中一人手裡還拖著一把紫金葫蘆,分外顯眼。

從兩人充滿惡意的眼神中,不難看出這兩人是在攔路打劫,想要打劫楚蕭?這不讓楚蕭覺有些意思。

他來龍珠這麼些時間,雖然有不長眼的過來招惹他,被他輕鬆打跑,卻還真沒遇見過打劫自己的況,不玩心大起。

「呔!小子!你什麼名字?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服上紋著「金」字的男子拖著寶葫蘆問道。

「一上來就問我的名字?你們不應該先自報家門,撂下行話?連點劫匪基本的職業素養都沒有麼?」楚蕭看著兩人,調侃道。

這兩人麵麵相覷,都被楚蕭的話說的一愣一愣的,覺楚蕭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Advertisement

「自報家門這個簡單,我金角,旁邊這個是我弟弟銀角,至於你說的撂下行話?怪我們行太淺,也沒人教我們,所以不知道怎麼說,兄弟,能否教教我們。」兩人話鋒一轉,似乎將打劫的事拋在一邊,像虛心求教的學生一樣。

「金角銀角?!」楚蕭聽到這兩個名字,不想起來西遊記中的金角大王與銀角大王,再結合他們手中的紫金寶葫蘆,更是讓楚蕭臉黑了下來。

細細回想龍珠的劇,楚蕭早已經不記得這兩個角,但龍珠這部漫,有很多名字與設定都是參照西遊記而定的。

比如主角孫悟空,八戒對應烏龍,雅木茶對應沙和尚,布瑪對應唐三藏。

再比如牛魔王與芭蕉扇,被送到月亮的兔子……

細細推敲,龍珠裡麵有很多角與能力都是模仿西遊記。

那麼,現在站在楚蕭麵前的金角銀角就絕不是普通劫匪這麼簡單。

他們是手拿著的,一定是能夠收人的紫金寶葫蘆。

「事越來越有意思了!」楚蕭沉了沉氣,心思已經打在紫金寶葫蘆上,如此寶,對於楚蕭來說也是頗有力。

「正所謂國有國法,行有行規,打劫是一份無本買賣,所以不是正道,但也算是一門行當,自然有它的行規。」楚蕭緩緩說道。

「所謂行話,通常是這麼說的。」

隻見楚蕭麵惡氣,張牙舞爪地大喝道「呔!你兩個小子給我站住!」

金角銀角一個激靈,被楚蕭突然轉變額氣勢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盯著楚蕭。

Advertisement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楚蕭說罷,還擺出一副咄咄人的架勢,看上去倒像楚蕭在打劫金角銀角。

「哇!不愧是行話!當真是說的很有道理。」金角銀角紛紛讚歎,「以前我兄弟兩人在這裡打劫,心底都是不佔理的,現在會了這行話,打劫起來心理負擔小了很多了啊!」

楚蕭搖搖頭繼續說道「行話簡單,你們學會是自然,但僅僅學會行話是不夠的,你們還的學會行規。」

「行規?那是什麼?」金角銀角虛心的問道。

「所謂無規矩不方圓,每個行業都有他們的行規,不講規矩的人會被整個行業乃至行外人所不齒。」

「打劫這行的行規很簡單,就是四不劫。老弱病殘者不劫,孤寡獨者不劫,行善積德者不劫,德高重者不劫。」

「這麼多不劫?!那麼我們還劫什麼?!」金角銀角麵麵相覷,顯然難以接楚蕭所謂的行規。

「行規是這麼規定的,既然了這一行就要尊守這行的規矩,如果不守行規,那麼你兩就是沒有職業道德的劫匪,是會被人不齒的。」

「呸!不齒就不齒吧!我們不在乎什麼名節,不過你說的行話確實好使,」金角擺擺手,繼續說道「說這麼多,你還沒有告訴我們你的名字,你什麼啊?」

楚蕭臉一沉,心道這兩人當真是孺子不可教也,還想問出他的名字,好用寶葫蘆收了他。

楚蕭眼珠子一轉,說道「我是一名孤兒,從小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沒人給我起過名字,到現在,沒名字習慣了!也就不在意什麼名字之類的稱呼了!」

Advertisement

金角銀角一聽楚蕭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手中的寶葫蘆可是個寶貝,隻要喊出人的名字,那人要是不回答,便能夠將人收葫蘆中,煉上一時半刻,人就會化酒水。

與西遊記中的紫金寶葫蘆的設定剛好相反。

但這葫蘆有個弊端,要是不知道人姓名,本將人收不進葫蘆裡,自然也談不上煉酒水。

「大哥,怎麼辦?!看來這小子警惕很高,打死也不願意說出自己的姓名,就連假名也不願意說。」銀角有些無措,即便是假名,隻要是人親口說出的,也能被收葫蘆中,但楚蕭連假名都不說,那還怎麼收?怎麼打劫!

「哼!這小子太沒有禮貌了!人怎麼可能沒有名字呢!」金角咒罵幾句,惡狠狠地說道「不說名字也沒關係,現在我們兩個人,他隻有一個人,從人數上我們佔優勢,看來今天得手了!」

眼看著金角將寶葫蘆收了起來,楚蕭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畢竟,他真的對葫蘆心存忌憚,如果被收寶葫蘆裡,即便超級自愈能力再強,也會被慢慢磨死在葫蘆中,化酒水。

但現在金角把葫蘆收了起來,還要和他比武力。

嘿嘿!那不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不自量力麼?

「想打,那就放馬過來吧!」

三人一番打鬥,事果然如楚蕭所料,金角銀角的實力隻是比普通人強一點,全部戰鬥力都是依靠寶葫蘆的威力,現在寶葫蘆沒有了作用。

修鍊出氣的楚蕭,輕輕鬆鬆的便將兩人打敗,並且從金角上搜出紫金寶葫蘆拿在手中。

「這就是紫金寶葫蘆,」楚蕭打量著手中的紫金寶葫蘆,心中立刻想實驗一下它的威力,「金角銀角!」

「到!到!」跪倒在地上的金角銀角立刻回答,生怕自己回答晚了被收紫金寶葫蘆。

「金角銀角金角銀角銀角金角金角銀角金銀角……」

楚蕭順口溜一般,一口氣念出很多遍名字,嚇的金角銀角兩兄弟連忙回答。

「到!到!到!……」

隻見楚蕭臉上出壞壞的笑容,一副吃定他們的樣子,從紫金寶葫蘆出一道七彩濃煙,將金角銀角籠罩起來,在兩人不斷地求饒聲中,被收紫金寶葫蘆。

「哎!早就告訴你們了,行有行規,自作孽不可活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