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耽美BL 信息素被毀以后 第18章

《信息素被毀以后》 第18章

阿華瞪著葉輕,不知道他跑過來充什麼能,正要拉著他趕離開,就見葉輕一把住了alpha要抓他的手腕,用力一折,alpha頓時悶哼一聲,險些跪到地上。

“草……”alpha頓時酒醒了,抱著手腕震驚怒瞪葉輕,“你是omega?我倒要好好瞧瞧。”

他被激起了alpha的自尊心,手就要抓葉輕肩膀,看葉輕后脖頸的腺,葉輕反手抓住他的手臂,抬腳踹向他的小腹,把人踹倒在地毯上。

作干凈利落,阿華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

“我要找你們經理,你們就是這樣服務客人的?!”alpha抱著小腹,氣急敗壞從地毯上爬起來,暗暗釋放上的信息素,語帶控訴。

“先生,我們只服務有禮貌的客人。”葉輕皺了皺眉,這人的信息素味道里夾雜著爛橘子味,太難聞了。

空氣中充斥著alpha信息素的味道,阿華見他無于衷,震驚半晌,回過神趕道:“先生,我們這里止胡釋放信息素。”

Alpha客人氣的手抖,怒吼出聲,“我要找你們經理!”

葉輕道:“請便,不過容我提醒你,這里走廊上安裝著攝像頭,是你先對我們腳在先。”

見客人被氣跑,阿華頗為擔心道:“他不會真去找經理吧,能進出這里的都是有錢人,我們得罪不起。”

葉輕搖頭,“不會,他脖子上那塊玉是山寨品,穿戴也很普通,八是跟著人來這里蹭吃蹭喝的,不是有能力出這里的有錢人,他不敢告到經理那里,就算告到,有監控在,經理也不會怕得罪偏袒他。”

“……你怎麼知道是山寨品?”阿華驚訝,他頂多能瞧出客人上的穿戴是不是冒牌貨,至于玉石之類,一竅不通。

Advertisement

“那塊玉我見過,全世界只有一塊。”葉輕淡淡開口,葉夫人很喜歡玉,四年前陸家旗下的珠寶公司發布了一款以玉為主題的首飾,這塊玉就是其中一款,因為全世界只此一塊,被葉橙買回,特意在生日時送給葉夫人討歡心。他當時送的是一盆墨山茶花,可是葉夫人對山茶花的花過敏。

生日宴會上人人都夸葉橙孝順心,嘲諷他連親生母親花過敏都不清楚,沒人知道,是葉橙告訴他葉夫人喜歡墨山茶花,他為了找到一株品相最好的,幾乎跑遍了半個臨江市。

葉輕說完就轉往電梯走,要去休息室。阿華急忙跟上,好奇的追問不休。

“哎,你真的是omega嗎?怎麼對剛才alpha的信息素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剛才厲害啊,那人看著有點廢柴,但好歹也是alpha,你是不是學過功夫?在哪里學的,我也要去練練。”

阿華忐忑到了下班時間,一切都像葉輕說的那樣風平浪靜,那個客人沒有找經理投訴。他問了負責在客人跟前服務的服務生,才知道他們負責的那一層,有一個包房是被包下來同學聚會用,來了不形形的客人。那個糾纏的alpha,估計就是因為同學聚會,才有機會蹭進來的。

阿華總算放下了心,跟同事們繪聲繪把走廊上的事說了一遍,同事們瞬間看葉輕的目不同了起來,紛紛懷疑他是假的omega,但他們沒有證據。

陸澤洲放在葉輕那里的蘭花恢復了生機,一改之前的萎靡,葉片恢復了綠,變得生機□□來。葉輕想還給陸澤洲,才意識到他并沒有陸澤洲的聯系方式。

這幾天陸洋洋也沒有再去花店,他收拾完包房,端著用過的酒杯和果盤往電梯走,正分神琢磨怎麼聯系陸澤洲,不遠的電梯突然開了,兩個西裝革履的alpha從里面出來。

Advertisement

葉輕腳步一頓,轉就要快步回去剛才的包房,后有alpha開口住了他,“嘿,前面的服務生,306號房在哪邊?”

“電梯左手邊第三間就是。”葉輕站定,微微側過子,開口道。

從兩個alpha的角度,看見前面的服務生穿著西式制服,合的剪裁顯出極好的材,腰細韌,雙長且直,九分制服出一截白的晃眼的腳踝。只一個背影,就讓人想瞧瞧正面長什麼模樣。

“你轉過頭來。”右邊alpha心有些,出聲道。

葉輕站著沒,左邊alpha不耐煩了,“讓你轉頭,還是想我們把你經理來?”

這兩個alpha和上次的人不一樣。葉輕一邊在心里思量,一邊慢慢轉過

omega?兩個alpha眼中閃過驚艷,盯著葉輕的臉,嚨開口:“就你,到我們房間來服務。”

一看兩人的目,葉輕就知道推也沒有用,他低頭道:“好的,兩位客人,我先把手上的東西送回廚房。”

兩個alpha也不怕他跑,讓他離開了。

他當然能趁這個機會跑掉,可這樣一來他就會丟掉這個工作。想要再找一份像這樣工資高的工作并不容易,葉輕并不打算跑掉,在進去306號房之前,就做好了打算。

他站在306號房門口,敲了敲門才進去,那兩個alpha并沒有找別的服務生來服務,包房只有他們兩個人。旁人一看就知道圖謀不軌,葉輕卻是松了口氣,沒有外人在最好,還省得他要想辦法把人趕出去。

“過來,給我們開酒。”兩個alpha坐在沙發上,面前擺滿了沒有開的酒,拍了拍兩人中間的空位。

Advertisement

葉輕沒有坐到兩人中間,而是坐到了旁邊的單人沙發上,開了瓶酒,給兩人面前的杯子倒上。

兩個alpha端起酒杯,挑眉互看一眼,也不在意,既然進來了,這個小omega就逃不出他們手心。

“什麼時候來的,以前沒見過你?”靠著葉輕的那個啤酒肚alpha搖晃著酒杯,目在葉輕的臉和腰上流連,“你一個omega,怎麼會來做這個工作?”

葉輕垂眸,“前幾天剛來的,缺錢。”

缺錢好啊。兩個alpha樂的又對視一眼,啤酒肚alpha道:“你們這兒開一瓶酒有提吧?這樣,只要你讓我們高興了,面前這些,還有你們店里的酒,隨便你開。”

說著,他一只厚的手掌向了葉輕放在上的手。

葉輕猛地回手,咬著,白皙臉頰染上了幾紅暈,他有些躲閃的看了旁邊另一個alpha一眼。

“哈哈哈,我去一下洗手間。” 只當是這個小omega害,另一個alpha哈哈大笑幾聲,很懂的站起,往洗手間走過去。他不介意多等會兒,等小omega被□□的意迷,他再加也不遲。

洗手間的門一關上,啤酒肚alpha就放下酒杯,猴急的手摟向葉輕的腰,葉輕一反剛才的,抬頭朝他微微一笑。

洗手間的alpha等了半晌,只聽見噗通兩聲,外面就沒了靜。他正疑,洗手間門外傳來敲門聲。

他打開門,那個小omega站在門口,朝他好看的一笑,聲音溫,“等急了吧,現在就到你了。”

葉輕把兩人的只剩用皮帶捆起來,扔到地毯上,下西裝馬甲,額頭的汗,坐到沙發上倒了杯酒,一口氣喝掉。不得不說不虧是alpha,力氣還大,幸好是把兩個人分開了,要不然他還真捆不住。

“放開我們,要不然我們一定不放過你!”兩個alpha竟然被一個omega捆了這樣子,都氣壞了,出聲威脅道。

葉輕充耳不聞,喝完酒,從兜里掏出手機,對著兩人咔嚓咔嚓一通拍照。

兩個alpha瘋掉了,空氣中開始彌漫出信息素。

葉輕如常的拍照,還哼哧哼哧把兩人疊在一起,擺了好幾種恥的姿勢,都用相機拍了下來。

“你不是omega?!”見他對信息素一點反應都沒有,兩個alpha大驚失

葉輕沒搭理他們,從他們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機,用他們的指紋解鎖,翻出了通訊錄,把里面的電話號碼全復制到了自己的手機上,然后搖了搖手機道:“我這里有你們的照片,還有你們全部的聯系人號碼。如果你們想對付我,剛才的照片,會全部發到你們的聯系人手機上。”

“你們都是大老板,一個是房地產老板,一個是建筑公司老板。都不想家人員工以及合作人看到你們的丑照吧?”葉輕又從他們的兜里掏出兩張名片看了看,然后心的把剛才拍到的照片一張張劃給他們看,特別是最后幾張,兩人以恥姿勢疊在一起的照片。

兩個alpha要氣暈了,臉都氣的漲紅。

“只要你們不找我麻煩,這些照片都不會泄出去。”葉輕起把名片揣進兜里,微微俯,表冷冷威脅道,“要不然就算我死了,這些照片也會發到你們的家人朋友手里。”

他稍微松開了一些皮帶,讓這兩人能夠掙開,然后就拿起沙發上的西裝馬甲,一邊穿一邊往門口。打開門,正要系上最后一顆扣子,對面的包房門也在這個時候突然打開,陸澤洲叼著煙出現在門口。

葉輕愣住了,完全沒想到會在這里到洋洋的爸爸。

陸澤洲也是一怔,他看清葉輕上的制服,又看向他后還沒關嚴實的門,取下里叼著的煙,開口問:“……你怎麼在這里?”

“上班。”葉輕回過神,趕要關上后的門。

陸澤洲的目從他汗的額發和微紅的臉頰,以及沒有完全系好的馬甲上過,瞇了瞇眼,上前手抵住了他后的門,“上什麼班?”

“……服務生。”葉輕張的抬頭看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過來擋門。

“哪種服務生?”陸澤洲清楚這種會所,會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務,他面一沉,直接推開了門。

看清門得只剩,被五花大綁的兩個人,陸澤洲面凝住。

葉輕尷尬,眼角余瞧見不遠的電梯開了,有人出來,急之下抓住陸澤洲的手臂,拉他進門里,關上了門。

“兄弟,別被這個omega騙了,他是個假omega壞人,很厲害的,是想把你像我們一眼捆起來!”地上的兩個alpha正在力掙捆住的皮帶,見葉輕又抓了個alpha進來,趕出聲示警。

葉輕:……明明你們才是壞人好嘛。

陸澤洲腦子略微一轉就明白了,估計是地上這兩個alpha看葉輕是個omega又長得好,想對他不軌,結果反過來被捆了這個樣子。

葉輕輕咳一聲,正要開口解釋,兜里的對講機突然響了,阿華他去收拾包房。

“你去忙吧。”陸澤洲擺擺手,示意他離開。

見陸澤洲沒有離開的意思,葉輕猶豫的看了看他,阿華在對講機里催的急,只好打開門出去了。

聽到后的門關上,陸澤洲隨手拿了一把椅子,放到地上兩個alpha邊,彎腰坐下。

兩個alpha有些莫名,互相對視一眼,啤酒肚試探開口:“兄弟,能不能幫我們解開皮帶?”

陸澤洲漫不經心抖了抖手指夾著的煙,煙灰正好掉到了啤酒肚的口,啤酒肚被燙的嗷一嗓子出聲。

“今天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出了這個門,你們不能找剛才那個omega的麻煩,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懂?”陸澤洲垂眸,面無表看著兩人。

被個omega威脅完,又被一個明明應該是自家一伙的alpha威脅,啤酒肚氣的要命,口無遮攔,“你算哪蔥?!”

陸澤洲盯他片刻,突然勾起,眼中卻沒有笑意,“能讓你們公司破產的人。”

他摁滅手里的煙,彎腰從扔在地毯上的外套里翻出兩張名片,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打開免提,直截了當念出了兩家公司的名字,然后問道:“想要這兩家公司破產,要花多長時間?”

電話里先是響起敲擊鍵盤噼里啪啦的聲音,然后是一個有些吊兒郎當的男聲,“嘿,這種小公司,一天都不用就能讓它們破產。怎麼,這兩家公司有人得罪老大你了?要不我現在就讓他們破產?”

陸澤洲掛了電話,手輕拍地上兩人的臉,“懂了嗎?”

同時,鋪天蓋地的雪松香盈滿了整個空間,地上兩個alpha面驚恐,冷汗直冒,口發悶,呼吸不暢的幾乎昏厥過去。

陸澤洲站起,扯了張茶幾上的干凈過兩人的手,扔進垃圾桶,打開門出去。

今天客人很多,葉輕忙完已經快下班了,306包房和對面房間的客人都已經離開,他才想起忘了跟陸澤洲說蘭花的事

算了,等他自己來拿吧。下班時,葉輕在更室換好服,走出會所,一邊看時間一邊匆匆往公車站走去趕最后一趟班車,停在路邊的一輛車緩緩行到他邊,降下車窗,陸澤洲雙手搭在方向盤上,朝他點頭,“上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