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隱婚蜜愛:寵妻99次 第1章 誰是江太太?

《隱婚蜜愛:寵妻99次》第1章 誰是江太太?

 臨州市,安河小區,別墅林立,錯落有致的建筑,里里外外都致貴氣。

 江卲寒一進來,就看到安凝站在落地窗前,細白的手中握著一個明的酒杯,杯口還依稀有一紅酒的余的前半個子靠在窗上,似是出神地將目游移在窗外斑斕的景致上,角帶著微微的笑意,似喜似悲。

 走進了能聞到上輕微的酒氣,他眉頭微擰,加快步伐上前,在安凝再飲下一口前奪過酒杯,安凝怔怔地看過來,江卲寒眸微寒地,冷聲質問:“你竟敢喝醉?”

 安凝睜著一雙迷蒙的醉眼,面酡紅像有胭脂在臉上暈開。

 陡然間,安凝撲向江卲寒,朝著他手中的酒杯襲去。

 “還給我!”

 江卲寒隨手扔掉酒杯,皺著眉頭拉過安凝就往浴室走去。

 江卲寒看著安凝此時依舊有幾分艷紅的臉蛋,連自己都沒反應過來時候,已經將手的側臉。

 的臉很,像睡在他的手心里,溫熱細膩的覺令他無由來地心神一,目也深深地凝在的臉上。

 慢慢地,他用另一只手在安凝的臉上游走。安凝迷迷糊糊中似乎被得不耐煩了,江卲寒意味不明地笑了聲,隨即收回手。

 下一刻,安凝反客為主地把手向他的,像是到凸起的手瑟了一下,然后又放上去來回地那里。

Advertisement

 江卲寒任由安凝作,他的結微微滾,眸有些迷離地看著。突然他子一晃,安凝直接趴在他上。

 浴室里半明的磨砂玻璃上,約有一對男在一起……

 安凝悠悠轉醒的時候,看向半明半暗的窗簾,天還不是很明亮。

 深藍的大床上只有一個人。上蓋著同的被子,一旁的枕頭依舊冷冰冰的,似乎無人來過。

 睜著雙眸,呆愣地看著虛無的上空,安凝的腦海中劃過江卲寒的俊臉,昨晚喝了酒后模糊的印象也變得地清晰起來。

 安凝苦笑兩聲,緩緩的從床上下來,換上一黑白套裝,化了很淡的妝容,和往常一樣搭車到江氏集團。

 雖然安凝是江卲寒名副其實的妻子,卻鮮有人知。江氏集團里只是一個普通的文員。唯一知道份的,只有江卲寒邊的第一特助陸宴。

 安凝拿著文件在六樓的電腦間輸資料的時候,陸宴帶了人走進電腦間,他的聲音帶著一從容的意味,不不慢地傳到耳朵里:“紀小姐,江總此時在開會。江總吩咐我帶您前往他的休息室,他很快就過來。”

 安凝手指依舊飛速地在鍵盤上起起落落,抬頭掃了眼走過去的人。

 是哪個公司的負責人來訪江氏集團嗎?江卲寒這麼在意這次合作?竟然讓陸特助親自帶領哪個負責人上江卲寒的休息室。

Advertisement

 優雅的聲響起,溫地回應陸宴,似乎對這種況十分了然:“好,我知道了。”

 安凝的指尖突然一個用力,落在鍵上發出清亮的擊聲。他們的腳步聲慢慢離去,陸宴帶著那個人上去。后面還說了什麼安凝聽不清了,那個人的聲音還約約在問些什麼。

 安凝的手停止敲擊鍵盤,凝視著人離開的方向。

 那個人的聲音,仿佛在哪里聽過……

 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線。

 想起來了!

 有一晚痛經,去接水喝,路過書房的時候,江卲寒神和而專注的看著屏幕,他的臉上有著些許笑意,側臉看起來沒有以往看到那帶著讓人而卻步的疏離

 電腦里時不時的傳來人的淺笑聲。

 而記憶中那道聲,分明和剛才經過的人重合了。

 如果就是那個人的話……那個他深夜在視頻中見面的人,讓陸宴親自去接待,帶去他的休息室……

 安凝的心好像突然被揪住一般,讓有一瞬的窒息。

 正在這時,燕抱著資料進來,沒有察覺到安凝的神思不屬,半是興半是驚訝地低聲音:“安凝,你有沒有看見剛才陸特助帶上去的人呀,我上個月在人事部拿資料的時候也見過一次。沒想到這麼快又來了,還直接上江總的休息室,你說,是什麼來頭?”

Advertisement

 “上個月……也有過來嗎?”

 “是呀,上了西側的電梯,我親眼看見的。安凝,你說,這個人這麼正大明地來我們公司,又明顯以前沒見過,會不會……就是傳聞中江總的‘那一位’呀?”

 安凝低下頭,看不清的神燕還在兀自興中,一邊不忘左顧右盼地提防哪個部門經理路過突然喝斥們私下討論上級。

 “江總……江總他的妻子不是那位小姐。”安凝頓了頓又堅聲說道。

 燕驚奇地看著安凝抿的側臉。平日里工作向來嚴肅不茍的安凝這時不僅參與八卦的揣測,還一臉堅定的發表自己的想法,就像親眼見到江總太太真面目一樣!

 的音調驚得轉了一個彎:“你怎麼知道?!”

 安凝心中有說不明道不清的郁氣涌上來,“我就是知道。”

 燕心里驚起千層浪。

 “如果是真的,我跪服你啊安凝,你不說則已,一開口就一鳴驚人!難道你在哪見過江總的‘那位’?”

 安凝搖搖頭,燕還想繼續問,安凝目示意看向外面,“燕,王經理好像要過來了。”

 燕立刻噤聲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

 王經理是個四十歲左右的人,讓抓到可不是訓一頓的小事,萬一報給上級通報批評的話,這個月的績效獎就沒指了。

 在燕回去部門后,安凝回頭繼續輸資料,過了一會看著電腦屏幕上無意中打出的一堆碼,不得不清空重新再輸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的心確實了。像上面麻麻的字符糾結在一起,卻沒有辦法像電腦一樣刪除干凈重新編寫。

 那個人,和江卲寒是什麼關系?

 江卲寒的心上人……就是嗎?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