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我的猛鬼新郎 第一章 色鬼壓牀1

《我的猛鬼新郎》 第一章 色鬼壓牀1

你們有沒有鬼牀的經歷?

連著半個月,我都在做同一個夢,夢中,有一個看不清模樣的男人,對我又親又,我能夠清晰地到,他的舌尖劃過我的時,那種冷冰冰的覺。起初,我以爲是在做chun夢。畢竟,都二十歲了,連個男生的小手都沒拉過,有那方面的求也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可是,昨天晚上,我竟然夢到他在用舌頭我的那個地方!

那一刻,莫大的恐懼將我的包裹,驀地醒來,發現上重重的,像是被什麼住了一般。

我張開,想要說話,可我努力了許久,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而且,那個男人……竟然還在我的!如果我沒有猜錯,他現在正在我的上。因爲,我能夠到有什麼重重的東西在我的

該不會是有se狼闖進了我的房間吧?畢竟我租的這間小屋,安防效果實在不是怎麼好。

可若是se狼,爲何我的舌頭好像被什麼定住了一般,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當涼颼颼的覺將我的整包裹,我心中更是恐懼。因爲,我張大眼睛,卻發現面前黑乎乎的一片,莫說是男人,就連個鬼影都沒有!

本就看不到這個男人,可他的親吻,卻是那般的真實。

該不會是鬼牀吧?

我當時就想大聲尖,忽然,那個男人在我的前重重親了一口。那種冰冷的覺,讓我全的寒都豎了起來,就在我瀕臨崩潰的時候,他漸漸離開了我的。我活了一下手腳,發現自己也能正常行說話了。

我是個孤兒,遇到這種事,我沒有父母可以求助,只能跟我最好的朋友唐寧訴說。

Advertisement

唐寧是個典型的二代,父母都希考公務員,可對所謂的公務員一點都不興趣,整天都想著研究什麼八卦,最近還加了一個什麼靈異協會。

聽完我的訴說,唐寧一臉的凝重,和近二十年,我從來都沒有發現的臉上出現過這樣的表,就連那次我們去墓地遇到了鬼打牆走不出來,都沒有這樣凝重地看著我。

“唐寧,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好不好。”沉默許久,我才勉強憋出了這麼一句話。心中暗不好,看唐寧的表,我就知道,這次是麻煩了,想到那隻鬼冰涼的大手,沐浴著明,我竟然打了個寒戰。

“暖暖,說實話,牀的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過,而且,我有種覺,你遇到的男鬼,不是一般的鬼魂,恐怕,我也對付不了他。”唐寧擔憂地看了我一眼,頗爲無奈地說道。

“唐寧,你在跟我開玩笑是不是?你不是很厲害的麼?”唐寧在這方面十分厲害,我記得高中時,我和唐寧住的宿舍死過人,那人魂不散,每天半夜就會在我們宿舍晃悠。有時候半夜起來上個廁所,就會發現洗刷間的鏡子裡,有個一臉是人,測測地看著你。我們都被嚇得不輕,還是唐寧用法把那個人的鬼魂送走。

如今這樣一個法高手,都失去了信心,我的惶恐可想而知。

“暖暖,我也希是我多想了。”說著,唐寧從包裡掏出一摞道符,放到我面前,隨後,又翻騰出了一把桃木劍,“這樣吧暖暖,今晚你把這些道符都到門口,這把桃木劍,你放到牀頭,要是他只是一般的鬼魂,應該不會再去擾你。”

Advertisement

“唐寧,謝謝你!”我急忙把唐寧給我的桃木劍和道符塞到包裡,“今晚,但願不會再被他擾。”

“但願吧。”唐寧雖然看著我笑,但迎著,我能清晰地看到眼底的擔憂,不安,在我心底一點點蔓延開來,這個男鬼,真的會很難對付麼?

晚上打工回到我在學校外面租的小房間,我就把唐寧畫的符裡裡外外了個遍,又在牀頭放了一把桃木劍,這我才安心地睡了過去。

原本以爲,今夜可以擺鬼非禮的命運,但半夜的時候,我又開始做那個夢,前一涼。我瞬間驚醒,只見一雙幽幽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視著我,忽然,耳邊響起一個測測的聲音,“用這些破紙就想擺我?沒那麼容易!明天學校見。”

明天學校見?怎麼見?我瑟了一下,這隻鬼莫非白天也能出現?若是這樣,他果真是一隻很厲害的鬼呢,也就是說,我擺他的機會更小了!

這麼想著,我心中恐懼更重,下一刻,我的子就落了冰窟之中,他的手,寸寸過我上的,比冰還要寒冷,停留在我的那個地方久久沒有離去。我嚇得渾,一踢,發現自己的子居然能,我飛快地從牀上跳起,向門外跑去,可是,我發現,門竟然怎麼都打不開,眼見得一個黑影向我一步步近,我害怕得連尖不出來。

忽然,一陣勁風吹過,門猛地打開,我拼命地往外跑,想到隔壁住著一對夫婦,我像是得到救星一般,跑到隔壁瘋狂地拍著他們的房門。從房門上面的玻璃窗我能看到,那對夫婦正在看電視,我把門拍得砰砰直想,可他們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只是在看電視。

Advertisement

驀然轉,看到一張像是臉的廓正在對著我笑,是那種測測的笑,我心一沉,頓時明白,定是這隻鬼做了什麼手腳,一扇門,將我和房的這對夫婦,隔絕在了兩個世界。

我想逃,可後就是牆,我本無路可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隻鬼一點點地欺上了我的,而我驚奇地發現,我竟然又回到了屋子裡的牀上,而那隻鬼的脣,竟然順著我的前一點點地向我的下半移去。再也不了這種刺激,我雙眼一翻,便沉沉睡了過去。

睡前的那一刻,我分明聽到他在我耳邊說道,“夜忘川,生死場,黃泉道……”

這一覺,我睡得很沉,但就算是那樣,我依舊能夠到他冰冷的氣息將我的纏繞,尤其是的那個地方,涼得難到了極點,一點點侵我的心深,幾乎將我凍了一尊冰雕。

那隻鬼終於走了麼?

深夜,我被尿憋醒,到自己的上沒有了那冰冷的迫,不鬆了一口氣。門,從裡面上了鎖,正是我睡覺前的模樣,打開燈,牀單幹淨整齊,沒有半點掙扎過的痕跡,這一切,彷彿那隻鬼不曾出現過一樣。走在公共洗刷間的路上,我甚至以爲,方纔的一切,真的都是我的夢境,就在我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我的後,忽然想起了腳步聲。

一步一步,似乎有什麼人向我走近,他的腳步聲很輕,可在這寂靜的深夜,聲音卻是那麼的清晰,也是那麼的可怖。

我轉過去,卻發現,後什麼人都沒有。

我不斷告訴自己,一定是我多想了,本就沒有人,更沒有什麼腳步聲,但心裡,卻是深深恐懼著的,我甚至,想跑回房間,躲進我的被窩,用被子將自己的整個矇住,我纔會有那麼一點安全。可是,想要尿尿的覺那麼強烈,我只能認命地向公共洗刷間走去。

腳步聲漸漸消失,我的膽子,也變得大了一些,解決完生理問題,我頓覺渾輕鬆,像是瘦了好幾斤一樣。廁所外面有一個洗手的地方,那裡一直掛著一面大鏡子,不經意間瞥到那面鏡子,我竟然發現鏡子裡面什麼都沒有。

我明明正在照著鏡子,爲什麼鏡子裡面什麼都沒有!

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明明怕到了極點,可好奇心還是驅使我用手了一下鏡子,我以爲,是什麼東西遮住了鏡面,纔會讓我在鏡子裡面看不到自己。

鏡子上面什麼都沒有,我回手,打算回房間繼續睡覺,畢竟明天有一場考試,休息不好,很容易掛科,我可沒有多餘的錢參加補考。剛剛轉,我忽然聽到後有滴答滴答的響聲,神經質地轉過去,卻發現掛在牆上的那面鏡子正在滴,映著燈,我看得真真切切,妖嬈的,順著鏡子裡面一點點流出來,在地上凝結了一個詭異的圖案,像極了一個紅的骷髏。

“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懼,尖著就向自己的房間跑去,可是,房間的門從裡面反鎖,我怎麼都打不開。滴答聲又在後響起,我害怕得不敢回頭,卻發現鮮紅的一點點在我的腳下匯聚,很快,就漫過來我的脖子,似乎要將我淹死在裡面。

“你逃不掉的!”幽幽的聲音從遠穿來,我拼命地開著門,可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鮮瞬間就將房門淹沒,不知不覺,我的腦袋也沒之中,窒息的覺,瞬間包圍了我的四肢百骸。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