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耽美BL 貌合神離 第1節

《貌合神離》 第1節

第1章錢難賺,難吃

燥熱夏夜。

喬幸蹲在大理石鋪陳的階梯,手裏拿著抹布,仔仔細細地著二樓扶梯花紋繁雜的立柱。

他神專注而認真,好像不是在立柱,而是在雕刻的藝品。

“喬先生,您歇會兒吧……這些我來弄就好……”新來的傭王萍跟在他後,很是戰戰兢兢的模樣。

這是今晚第二十次說這句話。

“沒事。”喬幸頭也不回地回答。“反正我閑著沒事做。”

“……”王萍隻好又閉了,但還是寸步不離地跟在他後,活像被欺負的小丫鬟。

這時,喬幸幹淨了第120柱子。

他暫時停下作,往庭院大門那邊看了一眼。

庭院大門閉,溫長榮還沒回來。

“喬先生……”王萍又出聲。

喬幸無奈,隻得把抹布還回去。

“謝謝喬先生!”王萍高興極了。

喬幸卻哀哀戚戚地想,今晚真是太慘了,連消遣都沒了,溫長榮還不知道幾點才能回來。

他會不會為世界上第一個因為無聊死掉的人?

“喬先生……”王萍手裏拿著抹布,用眼角小心地掃過男人英俊的側臉,“您和我想象的好不一樣……”

喬幸看了眼旁的傭,笑了笑,沒接話。

他知道王萍說的不一樣是怎麽不一樣。

這宅子的主人溫長榮是出了名的脾氣飄忽不定,非常難伺候。

理所當然的,新來的傭人會認為這個宅子的另一個主人——喬幸,也應該是脾氣大難伺候的才對。

但顯然不是。

喬幸為人隨和,臉上常掛著笑,和溫長榮可謂是天差地別。

“喬先生,四爺回來了……”管家吳伯上來匯報。

可算回來了。

喬幸大喜過

他三步並作兩步,歡歡喜喜地跑到一樓。

隻見一輛黑賓利停在花園,後座的車門敞開著,可見坐在其中麵無表的男人。

Advertisement

這正是喬幸等了一晚上的人,溫長榮。

溫長榮著一襲黑,襯衫的紐扣解開了兩顆,約可見其下形狀的鎖骨,袖口微微挽著,出一截有力的小臂。

男人手腕戴一塊深藍碎鑽腕表,在手指不耐煩的敲擊下折出細碎的

喬幸顛顛跑到車門前,迅速又不地打量著車況。

酒氣熏天,溫長榮顯然是喝多了。

溫長榮邊有個臉頰紅腫的年,此刻猶如驚弓之鳥般蜷抱著自己,一雙漂亮的眼惶恐地看著旁的男人。

嗯,看樣子是被打了。

喬幸打量完,微微躬下`去,低聲喊。

“溫先生。”

坐在後座的溫長榮懶洋洋地掀起眼皮,灰的瞳孔輕輕一挪,不鹹不淡地瞟了眼喬幸。

沒出聲,也沒

喬幸無聲地歎了口氣,隻得彎下腰,把半個子探車裏。

“溫先……”

溫熱的指尖在他脆弱脖頸,男人帶著薄繭的指腹熨帖在他纖薄的頸部,輕輕下

喬幸大氣都不敢,生怕溫長榮的手指不小心一個用力,他就得濺當場。

溫長榮問:“怎麽那麽久才來?”

……這可太不講道理了。

喬幸敢保證,他從下樓到這裏的時間不超過兩分鍾,怎麽就是‘那麽久’了?

“看到您回來我就馬上過來了,一秒都沒耽擱。”解釋完,喬幸又說,“先生對不起。”

別問為什麽他要道歉,反正道歉就對了。

“嗯。”男人應了一聲,沒再繼續剛才的話題,而是抬起手掌,扣住了他的後腦勺。

帶著混雜酒氣的吻了過來。

這是個和溫不搭邊的吻。

喬幸齒剛分離稍許就被霸道地侵,接著被攪了個天翻地覆。

男人舌間殘餘的酒味傳遞到他裏,微醺的氣息頃刻就把人淹沒。

Advertisement

喬幸呼吸窒了一瞬,但很快就調整過來。

手半搭在男人腰側,合上眼嫻地回應著這個吻。

一吻結束,男人放開他,又像一般他的後頸,用異常沙啞的嗓音誇獎道:“乖了。”

喬幸一個25歲的年男子,“乖”這個字用在他上實為怪異。

但他可沒權利選擇金主想怎麽誇自己,隻忍著的腫痛哄著:

“先生下車吧。”

“嗯。”

扶著溫長榮下了車,喬幸對車年揚了揚下,吩咐司機:“把他送回去。”

“是。”

……

喬幸扶著溫長榮上了樓。

他像個老媽子一樣挽了下男人的,準備給男人洗個澡。

誰知溫長榮一把拉住他腕骨就把他往下帶。

“小達。”

“嗯。”喬幸也不去辯解自己並不是什麽小達,隻飛快地拿了床頭的潤劑給自己潤

可還不等他做完,男人已經迫不及待地一把將他拉來下。

喬幸被進的時候差點沒疼暈死過去,他齜牙咧的想,真他娘的錢難賺,屎難吃。

第2章冰水

溫長榮今年31歲了,力卻比年輕時候還要好。

喬幸被弄得死去活來,抱著男人的大王繞我一命的心都有。

事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半夜。

喬幸累的連指頭都抬不起來。

但金主至上,他最終還是咬著牙,扶著酸的腰起床,勤勤懇懇地幫男人幹淨了

如果這是本小說,喬幸覺得自己絕對是最慘的那個

把兩人都打整幹淨,喬幸一瘸一拐地去找管家吳伯。

“吳伯,錢記得打我賬上。”喬幸從口袋裏拿了支煙咬在裏,同時費勁地回想:“剛才……溫先生我可達……不是,米老……呃……佩奇?”

吳伯平靜地看著他,好像在等他把外星語言說完。

Advertisement

“……”好吧,喬幸放棄了。

溫長榮邊男無數,對他過的名字可繞地球八圈,他真記不住。

“反正就是一好玩的,湯姆和傑瑞什麽的,溫先生以為是那傑瑞伺候的他,明天您記得提醒一下,錢別劃錯了。”

“好的。”吳伯頷首,問:“需要我司機送您回去嗎?”

“不了,我自己打車就行。”喬幸擺擺手,一瘸一拐地出了門。

……

淩晨三點,遠離城市中心八千裏開外的私家莊園。

有個屁的出租車。

喬幸出手機,下載了許久不用的網約車件。

他蹲在門口發送訂單,又超時取消訂單,耗了足足快兩個小時,眼看著今晚就要睡馬路牙子,訂單忽然被人接了。

天降救星啊。

喬幸欣喜。

車子很快到達,是一輛包的瑪莎拉

土豪也出來拉人?

喬幸嘀咕著,上前去拉開車門——和車主來了個世紀末的超長對視。

“沈二……”喬幸神微妙,“沈家破產了嗎?”

駕駛座上的沈欽瀾冷漠道:“上車。”

“不敢。”喬幸砰地一聲把門關上,“二慢走,二再見。”

“法治社會,我又不會要你的命,怕什麽?”沈欽瀾打開車窗,衝他揚了揚下,神帶上幾分不耐煩:“上車,問你點事。”

喬幸心說你不會要我的命,可你會我的皮啊!

“不了二……”

“我走了,你還得到車?”

“……不到。”

“那是打算步行回去?還是在這荒郊野外睡一晚?”

“……”喬幸答不出來。

“上車。”

“……”

唉。

喬幸哀歎。││││

這真是夫夫吵架,床伴遭殃。

琢磨了一下,喬幸上了車。

“二我想去小吃街。”

“知道了。”沈欽瀾發車子,開門見山地問他,“長榮最近怎麽樣?”

“老樣子,一三五公司,二四六隨便。”

別誤會,這意思不是說溫長榮一三五去公司,而是說溫長榮一三五晚上和其名下娛樂公司的藝人約,二四六晚上和其他地方的人約。

呃,當然,不是天天都做那啥。

“周日呢?”沈欽瀾眼神不善地看著他,“睡你?”

“哪能啊。”喬幸趕忙搖頭,“我隻負責醉酒後的溫先生,一個月能來一次算不錯了。”

沈欽瀾沒再問。

窗外風景飛馳,前方的信號燈跳,車子緩緩停下,沈欽瀾又抬起眼來,過後視鏡打量著喬幸。

“你之後又去做過整容嗎?”

“啊?”喬幸心說,難道我又帥了?

“眼睛和我越來越像了。”

“……”喬幸挑了挑眉,抬起頭。

琥珀似的褐瞳,微微上挑的眼尾。

兩雙幾乎一模一樣的眼睛在後視鏡裏視線相遇。

“……”短暫的對視後,喬幸率先移開目,聳了聳肩,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沒做,可能我天賦異稟,和二您……”

剩下的話還沒說出口,喬幸就到胃一陣絞痛。

喬幸這個胃病,一向是不疼就不疼,疼起來就要人命一樣。

他什麽都顧不得說了,疼痛迫使他抱著肚子彎下腰去,五都擰在了一起。

沈欽瀾轉頭看了他一眼:“長榮又沒讓你吃東西?”。

“嗯……”喬幸虛虛地應了一聲,額頭滿是虛汗。

今天……哦不,昨天下午,溫長榮突然打電話讓他五點回溫宅吃飯,他準時到達溫宅,溫長榮卻已經被朋友約出去了。

沒有溫長榮放話,喬幸不敢吃,溫家的廚子也不敢做其他什麽讓他充

這一,就是整整十個小時。

直到晚上他接到溫長榮,還進行了高力運

胃不疼才有鬼。

沈欽瀾過後視鏡打量了他一會兒,拇指在方向盤輕敲:“去給你買藥吧。”

……

車子方向一轉,往鬧市區駛去。

24小時的藥店不好找,等沈欽瀾買來胃藥的時候,喬幸都疼過了。

不過,沈二親自去給他買胃藥,也算是一片好心。

他總不能拂了人家麵子。

喬幸確認沈欽瀾手中拿的的確是胃藥後便說了聲謝謝,接過藥片和水,一口吞了。

……

冰水。

第3章那可是他的命啊!

當年喬幸剛跟在溫長榮邊的時候就吃過沈欽瀾不虧,沒想到這麽多年過去了,他還在沈欽瀾手上吃虧。

喬幸對冰水這一招實在始料未及,他吞咽的作太快,冰水很快就落到胃裏。

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胃又是一陣翻天覆地的痙攣。

剛才還隻是痛,這會兒他甚至裏一的甜腥味。

沈欽瀾好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