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陸總,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第1章 今晚就讓她身敗名裂

《陸總,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第1章 今晚就讓她身敗名裂

「太太,先生今晚大概又不回來了,您不然先睡吧?」

張媽看著臥室的燈仍舊亮著,好心地提醒。

一抹失劃過葉佳禾的眼底。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院子裏車子的引擎聲。

葉佳禾連拖鞋都沒有來得及穿,便跑到窗邊探頭著。

果然,是陸景墨的銀賓利駛進了車庫。

深吸了一口氣,低頭看著自己這趣睡,心臟猶如打鼓般地跳。

結婚兩年,他一直睡在客房,從未

葉佳禾知道,他們的婚姻是陸爺爺促的,並非陸景墨本意。

可已經兩年了,他們總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啊?

是不是,陸景墨嫌棄只是個沒畢業的大學生,覺得什麼都不懂?

是不是,他嫌太不主了?

想到這兒,葉佳禾穿著那件黑,悄悄走到了客房門口。

鼓足勇氣敲了敲門,沒有回應。

葉佳禾小心地推門而,浴室里傳來水聲。

他應該,還在洗澡。

突然,浴室的水聲停了,陸景墨邁著修長的從浴室里出來。

他只在腰間系了一條浴巾,因為,他完全沒想到房間里會多出一個人來。

男人悍的軀暴在空氣中,水珠順著那堅實的紋理下,簡直讓葉佳禾看呆了。

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穿顯瘦,』嗎?

Advertisement

葉佳禾吞了下口水,著男人鬼斧神工般的五,這居然是兩年來,第一次看到丈夫的子。

「葉佳禾!」

陸景墨突然開口,聲音冷漠,「你看夠了沒?還有,是誰讓你進我房間的?」

葉佳禾尷尬地收回目,十分沒有底氣地說:「你是我丈夫,你的房間,不就是我的房間?」

說完,直接站在了床上,清澄的眸子著他問:「我這樣穿,你喜歡嗎?」

緻玲瓏的軀呈現在他眼前,白皙如瓷的臉蛋著緋紅,纖長的睫的,無辜得要命,卻又像在釋放著電流,該死的嫵

他從來都不知道,他的小太太,還有這樣一面。

陸景墨掩住眸中的異樣,結不自覺的滾了滾。

隨即,他迅速拿過自己的睡袍穿上,又扔給一件他的服。

陸景墨克制的開口道:「回你自己房間去。」

葉佳禾委屈地看著他,總有種自取其辱的覺。

腦海中突然冒出閨夏靈的猜測。

夏靈說過,像陸景墨這種氣方剛的年紀,又是江城第一豪門的大爺,有有錢,多人想要攀上他呢!

他不可能長期吃素的,除非是在外面吃夠了,回家才一副清心寡的樣子。

就這樣,葉佳禾的疑問口而出,「陸景墨,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Advertisement

陸景墨眸微閃,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他淡淡地開口,平靜地說著最殘忍的話,「佳禾,我們結婚的那天,我就說過,我能給你的,就只有陸太太的位置。其他的,你不該去想。」

每當他說這番話的時候,無力和絕就再次翻騰在心底,席捲著葉佳禾的每一神經。

也許在他看來,不過就是小門小戶,攀上陸家高枝兒的孩。

畢竟,沒有誰願意嫁給一個素未相識的男人。

可他本就不知道,其實在很多年前,他就像一束,溫暖了的世界。

失神之際,陸景墨已經給開了門。

「去休息吧,以後,別穿這樣子,這種服,不適合你。」

他逐客令的意思很明顯。

葉佳禾灰溜溜地從他房間離開,臉紅得快要滴出來。

剛回到臥室。父親葉朝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爸,對不起,他明天應該是不會去祖母的壽宴了。」

葉佳禾知道,無力說服陸景墨。

葉朝明重重地嘆了口氣,道:「你們都結婚兩年了,我們葉家的門,他是一次都沒有踏進來過。當初我就說過,我們配不上陸家,你媽一意孤行,非要……」

「爸。」

葉佳禾不喜歡別人說媽媽的不好,打斷道:「我是自願嫁給他的!」

……

翌日。

葉佳禾只能一個人回家,參加祖母的壽宴。

Advertisement

雖然葉佳禾知道,自己在葉老夫人面前並不得寵。

可礙於賓客都在場,還是得去給老夫人敬一杯酒。

繼母羅娟怪氣地說:「呦,佳禾啊,怎麼不把貴婿帶來呢?你這結婚也兩年了,咱們連貴婿的面兒都沒見到。」

葉老夫人端著酒杯,皮笑不笑地附和著:「這是嫌我們葉家窮酸呢!今兒個這麼重要的日子,看來,我這孫婿確實不把我這個老太太放在眼裏。」

妹妹葉寶珠趁機取笑:「姐,陸景墨哪裏是不把祖母放在眼裏。我看啊,是不把你放在眼裏才對吧!」

幾人的嘲諷聲在耳邊跟蒼蠅似的,嗡嗡作響。

葉佳禾心中苦悶,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只是,這酒的後勁兒可真大啊!

大到葉佳禾喝完之後,不省人事。

後來,完全暈了過去。

車上,羅娟和葉寶珠一人坐在一邊。

「媽,只要我們把葉佳禾送到趙導的床上,我當他新戲二號的事,就了!」

葉寶珠興緻的,滿眼都是

羅娟如同做賊似的,囑咐道:「這事兒可千萬不能被你爸知道。否則,以他對葉佳禾這臭丫頭的寵,還不把我們倆弄死?」

「知道知道了。」

葉寶珠道:「我已經跟趙導確定好了房間,雲端會所頂樓的總統套房。」

羅娟鬱地笑了笑,「葉佳禾有什麼,憑什麼嫁給陸家?不過就是那個媽,當年幫陸老爺子把手功了。死前非要死皮賴臉地將兒託付給人家。說到底,還不就是為了攀高枝兒?不要臉!」

葉寶珠連忙附和道:「就是!要嫁也應該我嫁,我哪裏比差了?」

羅娟咬牙說道:「那今晚,咱們就讓敗名裂!」……

葉寶珠母在酒里放的安眠藥並不多。

當葉佳禾上男人重的呼吸和灼熱的溫度時,立刻就驚醒了。

「唔……放開我!」

房間沒有開燈,看不見男人的臉,只能拼盡全力推拒著他。

因為知道,這樣下去的後果,將是萬劫不復。

只可惜,男人輕而易舉地鉗制住了的手。

溫熱的薄耳邊,聲音低沉沙啞,「乖孩兒,聽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