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七零海島養娃日常 第1章 秦柔

《七零海島養娃日常》 第1章 秦柔

 1971年六月,遼省濱城,某駐地大禮堂。

 這里原先是個倉庫,地方十分空曠,后來改了禮堂,搭了個大舞臺,平日里軍民開大會,放電影,文藝表演都集中在這里。

 頭戴紅星帽的正在調整喇叭,那邊有個老干部低頭瞅了眼他那塊斷了表帶用繩子綁在手腕上的破表,等會兒到點,哨聲一響,帶著小板凳馬扎的人員就要烏進來,整齊劃一地坐好。

 濱城幾個地區文工團的員正在舞臺背后忙得熱火朝天,今天的這個文藝匯演可不簡單,是要評選拿獎的,很有可能影響到年底評先進,所有人都很重視。

 “秦,你這個獨唱節目當真不改了?”

 秦沒有回答,邊上另一人眉弄眼應和那人:“這還能怎麼改,都已經報上去了。”

 “要是給咱們團里丟了臉,挨領導批評的是哪個?寫檢討書的是哪個?總歸不是咱們,爭著要上的。”

 “這后媽沒當上,這歌總不能不唱了吧。”

 一個短發孩從們三人旁走過,怪氣地提醒道:“你們說話可得注意著點,小心人家撕了你們的。”

 “可是從川湘來的,辣得很。”

 “曉得辣的很,你們還敢惹!”

 說完,這三個人互看了一眼,使著眼譏笑了起來。

 笑完了后,周蘭,也就是最先開口說話詢問的那個人,看向坐在馬扎上整理綠挎包的年輕姑娘,眼睛閃過一嫉妒。

 那個姑娘沒戴帽子,梳著兩條烏黑的麻花辮,的頭發是整個團的姑娘中最好看的,又黑又濃,更是襯得雪白細膩。

 的長相艷麗張揚,小巧的瓜子臉,臉上最吸引人的,是那雙嫵十足的狐貍眼,這雙眼睛漂亮又特殊,每次見到這人,總是會忍不住盯著的眼睛看。

Advertisement

 秦們文工團里川湘來的辣妹子,人長得漂亮,聲音跟黃鸝鳥似的聽,不僅會唱歌,罵人更是絕,脾氣不大好,格討人厭。

 秦仗著自己漂亮,什麼都要搶先,還一心想著攀高枝,卻攀得一點都不高明,單憑這張狐貍一樣的臉,的確能勾引男人,偏生又多長了一張,開口說話總不過腦子,帶著一濃濃的南邊鄉土口音。

 前段日子,攀上了一個姓楊的團長,那團長三十二歲,比大了十三歲,鄉下的妻子早逝了,留下三個孩子,秦答應嫁給楊團長去給人當后娘。

 誰知沒兩天,楊團長他鄉下的老娘就來文工團找秦鬧騰,罵是個狐子,狐貍,小小年紀學什麼不好,去學給人當后娘。

 原來他鄉下的老娘早就給楊團長挑了個村里的土媳婦,哪愿意兒子被狐貍勾了魂。

 楊老娘來文工團這一鬧,徹底把秦的名聲鬧壞了,了他們這個軍區的笑話,這年頭被罵做狐貍可不是一句什麼好聽的話。

 秦脾氣也不是個能忍的,跟楊老娘對著罵,把楊老娘氣病住了院,自己被迎頭潑了一盆冷水,淋了水,又把自己嗓子罵啞了,當夜發了燒,燒到文工團的人將送去醫院。

 生了一場病后,文工團的人發現秦格老實了不

 “秦,這是你搶了薛婷婷的節目,你要是唱不好,大家都跟你一起丟人。”

 “都快到點要開始了,你還不找張旻給你上妝。”

 文工團里負責給人化妝的正是之前譏笑秦的短發姑娘,跟秦從來都不對付。

 以前秦總嫌棄張旻給自己化的舞臺妝最難看,張旻一開始的確是嫉妒秦長得嫵好看,故意給往丑了化,后來兩人惡,更是能敷衍就敷衍。

Advertisement

 現在秦狀況不好,趕跟著落井下石。

 坐在小馬扎上的秦放下綠挎包,起說了一句:“我自己來。”

 說話的聲音脆若銀鈴,又像是琵琶弦中彈撥出的悅耳琴聲,帶著別樣的韻律,極為好聽。

 一旁的周蘭愣了一下,發現秦普通話說得越來越標準,說話聲也比以前溫好聽。

 張旻翻了個白眼,撈起袖子,抱著手臂嗤笑了一聲,譏嘲道:“那你就慢慢自己化,畫個鬼也不關咱的事,姑娘們過來,我給你們畫的的。”

 一般的表演大多是不化妝的,只不過年輕的小姑娘們,對這種事總抱有熱切的好奇,希自己在舞臺上漂漂亮亮的,總要抓住機會讓自己抹個口紅描下眉。

 秦轉過不搭理張旻,拿出了一面小鏡子,又從自己的綠挎包中找出個早就準備好的化妝包。

 這個年頭,外面不準賣化妝品,國家只留了幾個化妝品生產線,專門供給地方文藝工作者演出時使用。

 秦是個俏的,私下里攢了些化妝品。

 秦左右看了看墻上著的偉人語錄,又看了看角落里的綠挎包紅星帽,轉頭看向鏡中的自己,尤其是那一雙悉的狐貍眼,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穿書,還穿了一本七零文工團年代文中的作配。

 是的,前幾天還是深城某兒園師的秦,在帶小朋友做剪紙活的時候,一個疑似家長的中年男人突然闖進教室,意圖持刀刺向小朋友。

 秦擋在了小朋友前,抱著小家伙閃躲,卻被刀刺中了后背,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就變了醫院里發高燒的“秦”。

 一個名字與相同,長相也跟一樣的炮灰配角。

Advertisement

 秦:“……”

 秦閑暇的時候會上網看小說解悶,出事前剛翻過一本七零年代文工團的小說,不過這書并沒有看完,因為發現里面有個做“秦”的配角,的名字和外貌長相特點都跟自己一模一樣。

 這也就算了,主角還薛婷婷。以前秦在師大讀書的時候,參加過粵省校園十佳歌手比賽,拿了第一名,拿第二名的做廖婷婷。

 秦跟這個廖婷婷無冤無仇,也沒怎麼接過,不知怎麼就被寫進了一篇年代文,了這本年代文的作配。

 這個作配秦,空長了一張漂亮的狐子臉,沒有腦子,口無遮攔,在書里作天作地,主薛婷婷作對,又是攀高枝勾搭團長去給人當后媽,又是強搶節目,仗著自己天生音好聽,從不好好練歌,在匯演中大出洋相,丟人現眼,被領導厭棄……

 之后的故事發展,秦沒看了,氣笑了看不下去了,這個做“秦”的配就是個丑角,最后肯定沒有好下場。

 若是提前知道會變這個作配秦一定會著頭皮把這本年代文看完。

 “秦,你妝化好了沒——”

 穿著一布衫,等會兒要上臺表演話劇的周曉玲走到秦,卻正好看見秦的臉。

 冷不丁地被那雙狐貍眼給勾住了。

 秦長得漂亮,此時化了個漂亮卻又不是十分夸張的舞臺妝,將自己五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雙眼睛更是放大了一倍,顧盼生輝,奪人心魄。

 臉上也打了腮紅,卻沒有張旻臉上的夸張,似是雨后的芍藥暈染在臉上,漂亮極了。

 周曉玲心跳慢了一拍,怪不得以前秦總說張旻將化的丑,這一看之下,還真是。

 下意識夸贊出聲道:“秦,你可真漂亮啊!”

 周曉玲的話將旁邊的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張旻周蘭等人也往秦的臉上看去,這一看之下,暗自吸氣的人此起彼伏。

 不說是們文工團的人,另一個周莊地區文工團的人也被驚艷住了,有個同樣獨唱的姑娘圍到秦旁,瞅著秦的臉,主開口道:“妹子,你也給我臉上整一個吧。”

 秦笑著答應:“行。”

 秦從小到大一直是校花,,喜歡化妝,還當過一段時間的妝穿搭博主,對妝一道極為通,各種妝容都會化,更何況現在是回到了化妝技落后的七十年代。

 知道各種妝化技巧的秦十分清楚怎麼放大一個人五面容的優勢。

 見秦笑了,那姑娘氣了一聲:“你這雙眼睛可長得真好看啊,咱團里都沒你這樣的大人!!!!”

 “你幫我整漂亮一點!!”

 這個年齡的姑娘,就沒有一個不是的。

 張旻見了秦臉上的妝容,的臉極為難看,周蘭幾人剛才被化了妝,這會兒頂著個夸張的花臉,又看了一眼秦,一會兒覺得自己的口紅涂得不好,一會兒覺得眉也畫得不好。

 暗自冷哼了一聲,跟周蘭道:“有啥可得意的,等會兒上臺開了嗓子才丟人。”

 “這幾天可沒聽練幾回。”

 “我之前就聽沒唱上去。”

 有個姑娘沒聽進去,還在意著秦的臉:“秦今天自己化妝,真好看呀,張旻你要不要跟學學。”

 “呸,我才不跟學。”

 “秦怎麼突然化妝這麼漂亮了?”

 “說不定是去跟姐學的。”

 “姐夫一家是講排場的臭老九,現在還在農場呢。”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