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五個大佬的奶團萌吐奶 第1章 五個大佬哥哥

《五個大佬的奶團萌吐奶》 第1章 五個大佬哥哥

八月末,燥熱的溫度已經悄無聲息的轉涼。

海市中心醫院的vip病房里,一個面蒼白又漂亮的出奇的小姑娘安靜躺在病床上。

“綿綿,我可憐的綿綿要被姜家人欺負死了!”

是誰,在哭?

還會有人為了哭嗎?明明最后一個親人,都已經死掉了。

姜綿綿睫,緩緩睜開,眼底倒映出一張悉的臉,是的媽媽李沁娉,此刻李沁娉捂著眼角哭的梨花帶雨好不可憐……姜綿綿的期待化作一聲冷笑,嗤,虛偽的人,這是想要產吧!

哭的這麼假,鼻涕都沒有,還想要的錢,在想屁吃!

幸虧的錢早就被捐了。

“綿綿,你醒了?”

李沁娉看著姜綿綿醒來,眼睛一亮,猛地撲到病床前,的握住的手。

“綿綿,媽媽在這里,告訴媽媽你是怎麼掉進游泳池的?是不是他們姜家人推得?你告訴媽媽,媽媽給你做主!”

好疼,手快要斷了?

姜綿綿疼的皺眉,然后才后知后覺的察覺不對勁兒,什麼游泳池?什麼推人?還有李沁娉的臉也太年輕了些……現在的場景,詭異的是怎麼回事?

心底不安,試探的扭頭,果然在不遠看到了清冷如寒月,卻滿含擔憂、可以站立的姜歲寒,的大哥哥。

或許是察覺到的視線,姜歲寒的擔憂下意識藏了起來,這悉的表,是大哥哥沒錯了!

Advertisement

果然重生了!

重生在距離五歲生日還有兩個月的時候。

昨日是家庭聚會,卻落水昏迷,被送進醫院。

李沁娉借著這次姜家照顧不周生生將的繼,十八歲的蘇雪兒送進姜家,名為照顧,實則是為了勾引大哥哥,不行的話,還有二哥哥,三哥哥……從此以后,姜家被攪的犬不寧。

但重生一次,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的家人。

就從的媽媽開始吧。

姜綿綿眨一下眼睛,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墜,蒼白的一憋,胡掙扎著大聲吼起來。

“啊啊……不要過來,不要啊……啊……走開,快點走開!”

撲騰著小短,扯著輸針就往姜歲寒的方向撲,看模樣仿佛在逃命。

“大哥哥,快來救我……救救我!”

象轉瞬即生,李沁娉呆愣愣的看著姜綿綿的作,昨天的計劃里沒有這一條,這個死丫頭到底在做什麼!

的遲鈍給了姜歲寒機會,在姜綿綿掉下床的前一刻,姜歲寒一把將人撈在了懷里。

他彎腰想要將綿綿塞回床上,姜綿綿馬上瑟瑟發抖的抱住他的脖子,八爪魚一樣又又黏,哭的慘兮兮。

“不要!大哥哥,我害怕!”

這還是姜綿綿第一次這麼黏他,雖然時機不對,姜歲寒到底心的不行,沒有了松開的打算,反而抱著姜綿綿一起坐在了病床上。

“林笙,去喊醫生!”他道。

Advertisement

守在門口的助理林笙推門而出。

李沁娉終于反應過來,看著抱著姜綿綿的姜歲寒,眼珠子咕嚕嚕的轉了一下,隨即揚起溫的笑臉,手想將姜綿綿抱過來。

“綿綿,你這是干嘛,媽媽在這里……”

“啪!”

“你不是……不是媽媽!”

姜綿綿一掌揮開的手,再次朝著姜歲寒溫暖又安全的懷抱鉆進去,看起來又驚慌又無助。

“媽媽,才不會……淹死我!”

“綿綿!”

有些失控,李沁娉低吼一聲,滿是警告,隨即又笑起來。

“綿綿,你說什麼胡話呢,媽媽不是還答應帶你去游樂園的嗎?快過來……”

姜綿綿卻應聲一抖,害怕的抓了姜歲寒的袖,不住的抖,漂亮的臉蛋兒滿是驚惶的神,眼淚嘩啦啦往下掉,哭的無聲無息的,甚至差點閉過氣去。大風小說

惹人心疼的厲害。

姜歲寒握握手指,小心翼翼摟住姜綿綿,眼睛倏地一亮,果然又又甜,小姑娘果然是他們姜家最可的孩子,比幾個臭弟弟香多了!

至于讓害怕到哭泣的人,姜歲寒狹長的眼半瞇,波瀾不驚的朝李沁娉淺淺笑起來。

“李士,沒聽到綿綿說什麼嗎?”

一個小孩子,說的話怎麼能……”

李沁娉下意識出討好的笑容,及到姜歲寒那雙睿智的眼后,終于訕訕的閉上了

Advertisement

姜歲寒這才輕飄飄道:“綿綿是我們姜家人,不牢李士掛念,出去吧!”

那怎麼可以?

李沁娉看著姜綿綿的后腦勺,滿臉都是不甘心,這可是好不容易謀劃來的機會,只要綿綿按照他們的計劃來,就有把握將蘇雪兒塞進姜家,到時候,在老蘇的眼底才會更有分量,還有肚子里的孩子,才能為蘇家的寶貝。

絕對不可以走!

“姜大爺,我怎麼說也是綿綿的媽媽,況還沒好轉,我放心不下!”

姜歲寒臉微沉,眼眸低垂,看向姜綿綿:“綿綿,告訴哥哥,你要誰陪著?”

李沁娉眼睛一亮,姜綿綿這個死丫頭自小就粘著,絕不會讓生氣的。

倒是姜綿綿的呼吸頓了頓,總覺得哥哥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哥哥,我要哥哥!”

揚起哭的紅撲撲的臉蛋兒,聲音堅定。

李沁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尖利的威脅:“你說什麼,綿綿,我才是媽媽,你是不是不想見媽媽了?”

如果是以前的姜綿綿一定會害怕的妥協,因為李沁娉在的耳邊一遍遍洗腦:媽媽才是最你的人,姜家人不喜歡孩子,以后只有媽媽才能保護你……但事實卻是那個利用的,從來都是的媽媽,的,是討厭的姜家人。

但現在,才不會糊涂呢。

姜綿綿葡萄似的大眼睛,被眼淚清洗之后,又黑又亮,殷紅的一張一合的噎。

“媽媽昨天……把窩按進水里,不讓,不讓我上來,我都害怕的哭了,你還按……媽媽,是殺人兇手,我不喜歡你,不要你做媽媽了!”

李沁娉:“……”

該死的臭丫頭,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這件事被姜家人知道的話,猛地抬頭,就看到那個總是清風明月般的男人,冷漠的視線刺了過來。

“李士,聽懂了嗎?”姜歲寒淡漠的問。

李沁娉只覺得天要塌下來,終于慌張的解釋起來:“不是這樣,綿綿你怎麼可以跟媽媽開這樣的玩笑,媽媽會傷心的,姜大爺,綿綿是我的兒,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我……”

“李士大概不知道,姜家的游泳池在前天剛安裝了攝像頭,你現在不走,或許是想讓警察將你帶走。”

姜歲寒面無表的打斷李沁娉的解釋,然后,他看向推門而的林笙和醫生。

“林笙,將李士送出去,以后不準李士踏進我姜家大門半步!”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