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重返八零媳婦要賺億點錢 第1章 重生回到1980

《重返八零媳婦要賺億點錢》第1章 重生回到1980

 “喬丫頭乖啊,把藥喝了!”

 宋喬聽見耳邊有人說話,接著,里一片苦

 實在吞不下去,全部都吐了出來,結果又被人灌了幾口。

 灌完了也沒說給喂個糖什麼的。

 “這死丫頭不曉得要睡多久,放著一天的活計都沒做,就曉得睡,不就是摔了一下嘛,哪里這麼惱火哦!我看就是想懶!”

 悉的聲,帶著濃濃的方言,讓宋喬一個激靈。

 猛然睜開眼睛。

 不是悉的白天花板,而是黑黢黢結滿了蜘蛛網的木頭房梁,空氣中也不是消毒水的味道,而是一的霉味。

 明從房頂的瓦片隙穿過來,無數細小的灰塵顆粒在細碎的束中飛舞搖曳。

 宋喬目下移。

 墻角放著兩個掉漆的木柜,斑駁的墻上著幾張有年代的畫報。

 中間房梁柱上掛著一本日歷。

 日歷中間寫著一個大大的7,再上方有一排小字:1980年7月。

 宜:余事勿取。

 忌:諸事不宜。

 宋喬有些方。

 不是已經死了嗎?

 記得自己孤零零地死在病床上。

 臨死前,還聽見醫院護士再一次撥打親屬的電話。

 護士好不容易撥通大姐的電話。

 聽見電話那頭,大姐清冷的聲音傳來:“醫院該怎麼理就怎麼理,我們早就斷了關系的,不要再給我打電話。”

Advertisement

 聽著冰冷的話語,在回想自己這一輩子。

 自小就生得漂亮,還有一個人人羨慕的娃娃親對象。

 可惜媽媽一直不喜歡,對非打即罵。

 想就算媽媽不喜歡也不打有喜歡自己的爸爸。

 可不知道怎麼的,就跟撞邪一樣,就因為不得媽媽的喜歡,便費盡心思地討好。

 把家里的活計都攬過來不說,事事都還讓著媽媽喜歡疼的大姐,后來,的清白和名聲毀于一次意外,迫不得已,家人讓嫁給了毀清白的混混。

 而的大姐如愿嫁給以前的未婚夫,兩人離開村子,去了大城市發展,在城市里過得風生水起。

 反觀呢,自從嫁給混子之后,的人生便徹底陷黑暗。

 這個混子一天天的游手好閑不說,還有家暴傾向,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都喝點小酒,喝了酒之后就發酒瘋,六親不認,時常把打的鼻青臉腫。

 那未出世的孩子就是在他的拳打腳踢下流產的……

 宋喬至今想起這些都是恨。

 后來,這混子再一次喝醉,意外溺死在了水桶里。

 當然,這件事是不是意外另說。

 再后來爺爺和爸爸相繼過世,兩人都留有一部分產給

 覺得自己沒甚臉面,加上那陣媽媽天天為姐姐哭窮,便沒拿……

Advertisement

 這一輩子過得慘兮兮,稀里糊涂的,甚是荒唐。

 *

 還未起來,一個溫暖厚的手放在的額頭。

 宋喬圓溜溜的眼睛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個老實敦厚的男人。

 男人見睜開眼睛,收回手,出一個笑來。

 “醒了呀,上還痛不痛?”

 再次聽見這悉的男聲,見到記憶中這張年輕的臉龐,宋喬的鼻子不由得一酸。

 撐起子,微微張開,好一會,抖著了一聲:“爸……”

 男人宋開富,是的爸爸,九幾年在礦上上班,后來礦上發生了瓦斯炸,死傷半百,其中就有爸爸宋開富。

 此后,記憶中對好的人沒了。

 宋開富嚇一跳,忙去抹宋喬的眼淚,可不論他怎麼抹,眼淚就如珠子一樣,一串兒的往下掉。

 “這是怎麼了,哭什麼?是不是痛?來把這半碗藥喝了,喝了就好了啊!”

 宋開富說著,扶起宋喬,笨拙地把碗湊到宋喬邊,小聲地哄著:“乖啊,喝了爸爸給你吃蛋。”

 宋喬擰著眉,就著碗,含著淚,把里面的黑一飲而盡。

 這輩子,一定要讓爸爸好好活著,不要再為生計發愁,不要再為日夜憂心!

 “哪里有這麼金貴哦!還吃蛋!”屋人聽見靜走出來。

Advertisement

 對著宋開富警告道,“別我的蛋,這蛋我留著賣錢的,另外過幾天我要回們外婆家,也得湊蛋拿過去……”

 這個人便是媽王秀芬。

 在宋喬的記憶中,王秀芬對非打即罵,對還不如對王秀芬娘家的外甥好。

 這點點怪氣的說話,算什麼!

 更難聽的都有!

 “這才幾號?你都回去過一次了,怎麼又要回去?老王家才是你家,這是外人家吧?”

 “話別說這麼難聽嘛!這不是清清考試嘛,將來肯定是個大學生,上大學你以為不要學費?”王秀芬反問,瞥了眼床上的宋喬,語氣不善地吩咐,“喬丫頭你趕起來喂豬!豬都了!你在床上躺了這麼久,四肢都怕是躺化了哦!”

 “你一天吼啥!豬自己喂去,讓孩子休息會!”

 宋開富瞧見閨的樣子,心疼極了,王秀芬還在旁邊叨叨的,對王秀芬氣不打一來。

 說完,又轉頭聲問宋喬,“你是咋掉進井里的呢?”

 宋喬這次暈倒就是掉到了井里。

 里面沒有水,不過三米多的井,里面毒氣多氧氣,宋喬上沒有旁的工本爬不上來,要不是被隊上一個人給救了,還不知道要在里面呆多久!

 時間有些久遠,宋喬卻記得很清楚是怎麼掉進去的。

 王秀芬讓一起去爺爺以前的地主房背磚,爺爺家以前是地主,當年地主房被村人砸了些,全是斷垣殘壁。

 但散落的磚是上好的青磚,這些年政策松了,有不村人悄悄地來這里把背磚回去,碼個灶臺、水池什麼的。

 這兩天有一場考試,并不想去。

 大姐和王秀芬非讓去背點回來,說再不去背,都快被村里其他人背完了云云。

 王秀芬還罵懶!

 不想聽王秀芬念叨這才跟著去了,到了地方后,王秀芬指使去后院撿。

 往常都是走的外面,對里面不悉,不知道雜草叢生的后院門口就是一口井。

 這不,才一進去,就掉了井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