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閃婚后,豪門禁欲大佬不經撩 第2章 對沈凌風感到失望

《閃婚后,豪門禁欲大佬不經撩》第2章 對沈凌風感到失望

整理好行李后,已經快兩點了,徐蓁還沒吃午飯。

走進廚房里看有什麼可以做來吃,隨便應付一下,可冰箱里能吃的只有蛋和牛

只好下樓,在小區的超市里買了包快食面。

考上大學后,由于繼父不愿意付學費,只能打工賺錢,為了省錢,吃快食面已經吃習慣了。

正吃著快食面,好友林靜發來微信:【我在藍天支行,你怎麼不上班?】

徐蓁:【今天領證,請假一天。】

林靜發來震驚的表

【是今天嗎?怎麼那麼快就決定了?】

【你怎麼不慎重考慮一下?】

前幾天徐蓁就已經跟林靜說要結婚,對象是同事介紹認識的,但還不想公開,打算試婚一段時間,請林靜幫一起瞞著家里人。

林靜清楚家里的況。

繼父開了個茶藝館,吃喝嫖賭,和社會上的不良分子往來,還包養人,同母異父的弟弟和繼父臭味相投,常常惹是生非,而媽媽懦弱,一味容忍渣男,溺孽子。

徐蓁工作后就一半的工資給媽媽家用,因為茶藝館賺的錢全都被那父子倆揮霍了,不僅一分錢也沒給媽媽,甚至有時還跟媽媽要錢。

媽媽在一個藥店里做收銀員,月薪有三千多塊錢,加上徐蓁給的四千塊錢,仍然不敷出。

Advertisement

林靜以為和一個沒往過的人試婚,是為了減輕原生家庭的負擔。

徐蓁:【已經考慮好了。】

其實不需要考慮,沈老爺子的恩很有可能一輩子都還不起,只能幫他完他的心愿,跟沈凌風結婚。

【如果我媽媽問你,你一定要記得跟說我的確搬到銀行宿舍里住了。】

徐蓁工作的銀行的確有員工宿舍,但還沒轉正,沒有資格申請宿舍。

林靜:【我記得,你放心。】

【這個周末我請你吃火鍋,慶祝一下。】

徐蓁回了一個“好”字。

對最好的朋友撒謊,很愧疚,難以想象哪一天林靜知道真相時會是什麼反應。

吃完了面,上床補覺。昨晚由于張今天要領證,一晚上都睡不好。

5點鐘,鬧鐘把吵醒,才發現睡覺的時候來了兩條信息。

一條是銀行帳戶里進了十萬塊錢,一條是沈凌風的助理告訴,這個月的家用已經轉進的帳戶里。

看了信息,挑了挑眉。

協議里說沈凌風會每個月轉錢給用于家庭開支,但是五萬,不是十萬。

這多出來的五萬是怎麼回事?

這個問題等今晚去老宅吃飯時再問他吧。

他給的名片有他的手機號碼,但他既然事事由助理傳達,可見不喜歡打電話給他,那就別自討沒趣了。

Advertisement

洗了個澡,穿上得裝,外加風,然后就出門了。

出了天華園大門,剛好的車也到了。

司機等一會兒,進小區附近的超市里買了香蕉和水桃。

貴的東西買不起,只能買沈老爺子吃的水果帶過去。

上了車,媽媽發來微信:【蓁蓁,都安排好了嗎?今晚回來吃晚飯吧。】

徐蓁回復:【都已經安排好了。不回去吃了,今晚打算和宿舍里的同事一起吃。】

媽媽:【那也好,第一天搬過去,的確需要和同事打好關系。】

徐蓁:【我有空會回去看您的。】

媽媽:【不用擔心媽媽,只要你過得好,媽媽就放心了。】

徐蓁嘆了口氣。

明白媽媽是真心希過得好,但只要弟弟一有麻煩事,媽媽就會找解決,因為繼父什麼都不管不顧,媽媽唯一可以求助的對象只有

到了南羅巷,由于車子開進去不好停,徐蓁就在巷口下車,手提著水果進去。

沈老爺子來過電話,知道快到了,所以管家張伯在門口等著

張伯接過水果,帶著笑臉迎進門。

沈老爺子看到買了他最吃的水果,很開心,“還是孫媳婦心。凌風那小子本不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他肯定是知道的,只是工作忙,心有余而力不足。”

Advertisement

已經嫁給沈凌風了,徐蓁多多維護一下他,這樣反而能夠讓沈老爺子開心。

沈老爺子有高,必須要保持愉快的心

沈老爺子咧笑著指著,對張伯說:“看看,才嫁來第一天就護著那小子了。我果然選了個好孫媳婦。”

徐蓁雖然有演戲的分在,但這麼和沈老爺子說話,還是臉紅了。

沈老爺子把拉到旁坐下,“你公婆還在國外旅行,說是半個月后會回來。今天晚上就我們三個吃飯慶祝一下。等你公婆回來,我們辦個宴會,順便認識一下其他親戚。”

徐蓁無所謂,沈家的親戚能不認識更好,因為看沈凌風消極的態度,真不好看這個婚姻。

還是出恰當的笑容,點了點頭。

七點整,沈凌風還沒來,沈老爺子沉著臉張伯打電話給他。

張伯正要打電話,沈凌風就來電了,說有個重要的飯局,沒辦法回老宅了。

沈老爺子氣得吹胡子瞪眼,“他馬上回來。什麼飯局也沒有新婚第一天和妻子吃飯重要。”

徐蓁對沈凌風到失

既然選擇了結婚,不管心里樂不樂意,最起碼也要做做樣子讓老爺子開心。

也許是真的有飯局,但今天領證是計劃好的,他應該把時間騰出來才是。

不給面子難道比老爺子開心重要?

但作為孫媳婦,有責任寬老爺子的心,

“沈爺爺,您別生氣,應該是很重要的飯局,沈大哥才沒法拒絕。等他有空了,我們會再回來陪您。”

沈老爺子一臉無奈,“我這老頭子不需要你們陪,會自己找樂子。我只希你們和和地過日子。蓁蓁呀,你別太縱容那小子,他會得寸進尺的。”

徐蓁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沈凌風在沈氏旗下酒店的中餐廳里,給剛回國的張文興接風。

一起的還有他們共同的朋友王越。

沈凌風給張伯打電話,并沒有避著他們倆,他們倆便知道他今晚原本是要陪沈老爺子吃飯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