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隱藏懷孕離婚,顧總滿世界瘋找 第1章 她懷孕了(加入書架不迷路)

《隱藏懷孕離婚,顧總滿世界瘋找》 第1章 她懷孕了(加入書架不迷路)

海城,第一人民醫院。

“沈士,這是超聲檢查結果,據結果判斷,你已經懷孕6周了。”

“更讓人驚喜的是,你的宮腔有兩個孕囊。”醫生笑了笑,接著說:“真是恭喜啊......”

沈時微眼眸低垂,把手在尚且平坦的小腹上,疑地問道:“兩個孕囊?我肚子裏有兩個寶寶?”

醫生肯定地點點頭:“沒錯,你懷的是一對雙胞胎。”

聽醫生代完懷孕的注意事項,沈時微把檢查單折起來,放進包裏,在最底下。

走出醫院的時候,沈時微神有些恍惚,抬頭看了看天邊的雲層。

方才還晴空萬裏的天空,才一會兒時間,就變得烏雲布,電閃雷鳴。

海城已經一個多月沒下過雨,看來今天即將迎來一場大暴雨。

沈時微輕歎一口氣,手攔了輛出租車。

上車後,沈時微跟司機說了聲:“去江公館,謝謝。”

車子緩緩往前開,豆大的雨點打在車頂,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

沈時微看著水珠順著車窗蜿蜒而下,的眉間染上了一惆悵。

真的沒想到,才那麽一次就中招了......

跟顧澤越結婚兩年多,這隻是一場商業聯姻,兩人並不是因為相而結婚的。

結婚以後,顧澤越住在主臥,而沈時微住在次臥,界限非常分明。

大多數時候,顧澤越吃完飯就去書房,沈時微在客廳看看電視,或者在畫室裏習字畫畫。

Advertisement

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兩人每天的流也不多。

原本一直都相安無事,直到一個月前,發生了打破平衡的意外事件。

那一天晚上,顧澤越喝得酩酊大醉,搖搖晃晃地被司機扶進家門。

沈時微第一次見他醉這樣,趕站起走過去,幫忙把顧澤越扶到他的房間。

把顧澤越放在床上,司機躬退了出去。

沈時微聞著空氣中淡淡的酒氣,嫌棄地皺了皺眉,手拉過被子,輕輕蓋在他的上。

離開的時候,顧澤越抓住了的皓腕,稍稍用力,就把了懷裏。

沈時微來不及有任何反應,顧澤越低頭吻上了的雙

他呼吸著發間散發的香氣,沉醉在的香甜之中......

紅玫瑰在暗夜裏悄然綻放。

第二天早上醒來,兩人都若無其事地相互道早安,仿佛昨晚什麽都沒發生過。

如果不是這兩天總覺有些反胃,沈時微也不會到醫院來檢查

本以為自己隻是得了腸胃炎,才會頻繁反胃,吃飯沒胃口。

看診的時候,醫生例行公事地問:“最近有沒有夫妻生活?”

沈時微愣了一下,如實回答:“有。”

檢查結果就是,沈時微已經懷孕6周。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讓沈時微有些手足無措。

結婚兩年多,顧澤越在那晚之前,從來沒有過沈時微。

對於顧澤越想不想要孩子,沈時微心裏是沒有底的......

Advertisement

他,大概是不想要吧。

跟顧澤越是協議婚姻,兩年為期限,要在所有人麵前扮演好夫妻的角

顧澤越給沈家公司注資五億,讓沈家能夠順利度過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他之所以會娶沈時微,隻是因為他母親對很滿意。心中沒有意中人,他娶誰都是一樣的。

而沈時微要做的就是,扮演好顧太太這個角

兩年之期已到,沈時微跟顧澤越都沒提離婚的事。這事又這麽拖了好幾個月。

江公館到了。”車子靠邊停下,司機扭頭對沈時微說。

付完錢下車,外頭還下著大雨。

雨天路,沈時微擔心會摔倒,便淋著雨慢慢走回了家裏。

回家衝了個熱水澡後,沈時微走進廚房忙碌著,準備好今天的晚餐,等著顧澤越回家吃飯。

剛把晚餐做好,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開門聲。

顧澤越把西服外套下,隨手抖了抖,掛在玄關的架子上。

沈時微端著菜出去,對顧澤越微笑道:“回來了?快洗手吃飯吧。”

得到的是顧澤越冷淡的回應:“嗯。”

沈時微強忍著孕吐反應,為他做了四菜一湯,看他態度這般疏離,心裏多有些不好

顧澤越洗完手,把襯袖口稍稍挽起,走到沈時微對麵的位置坐下。

在他喝湯的時候,沈時微踟躕著開口:“澤越......我有話想跟你說......”

“嗯?”顧澤越俊眉微挑,深邃的眼眸注視著,等著繼續往下說。

Advertisement

“我......”懷孕了。

就在這時,顧澤越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我先接個電話。”顧澤越拿著手機起,走到臺上接電話。

沈時微輕歎一口氣,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攤牌跟他直接說孩子的事。

這一下子勇氣又消散了。

幾分鍾後,顧澤越打完電話走回來,卻沒有馬上坐下。

“時微,我現在要出去一趟。”顧澤越微微皺眉,聲音冷峻:“有什麽事等我回來再說吧。”

“好,你去吧。路上開車慢點。”沈時微臉上勉強出一笑容。

顧澤越穿上外套,抓起車鑰匙就離開了。

看著顧澤越匆忙離開的背影,沈時微嚨發,心裏像是被什麽堵住了。

顧澤越接電話之前,沈時微看到了來電顯示:韻月。

林韻月是顧澤越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沈時微曾跟有過一麵之緣,這幾年一直在國外讀研,甚回國。

顧老爺子跟林家老爺子是老戰友,在退伍轉業後,顧老選擇創業經商,林老選擇了從政。

兩家是世,林韻月跟顧澤越之間的也很好。

之前,沈時微還聽到一些傳言說,顧澤越是喜歡林韻月的。

沈時微看著桌上心準備的四菜一湯,眨了眨眼睛,淚水奪眶而出,滴在湯碗裏,激起了一水波。

這是忍著孕吐做的菜,這是費盡心思做的菜。

顧澤越隻喝了一口湯,就這麽被一個電話走了。

頂著外麵的大風大雨,也要去見林韻月,他就這麽迫不及待嗎?

沈時微吸了吸鼻子,幹眼角的淚水,端起麵前的湯,一口氣喝了下去。

接著起開始收拾桌麵,把飯菜全部倒進垃圾桶裏。

沈時微洗完澡躺在客廳沙發上,想等顧澤越回來,再跟他繼續說孩子的事。

一直等到淩晨兩點,顧澤越還是沒有回家。

沈時微沒有繼續等他,回房間躺在床上,一整晚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

林韻月打電話把顧澤越出去,結果他徹夜不歸。

這讓沈時微的心墜落到穀底。

不該心存任何幻想的,顧澤越跟結婚,隻是為了應付家中長輩的安排。

他對沒有任何

從前沒有,以後大概也不會有......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