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深淵灼陽 第1章 深淵與玫瑰

《深淵灼陽》 第1章 深淵與玫瑰

【【腦子寄存】大家也可以從第三章重生回來開始看-̗̀(๑ᵔ⌔ᵔ๑)】

雲玫死了。

上一世裏,雲玫在僅有的二十三年裏富貴了二十一年。

被雲家人捧在手心護著,名副其實地當了滴滴的大小姐二十一年。

可是,自從雲家慘遭變故,雲玫仿佛經曆了這一生所有的悲劇。

雲家破產了。

曾經的大別墅沒了。

雲玫住進了一棟破舊的筒子樓,整個房間還沒有當初的一個衛生間大。

可這不是雲玫最難的。

兩個月後,雲家父母出意外去世了,雲玫大病了一場,險些沒熬過來。

雲肆,雲玫的親哥哥。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份工作,雖不能恢複曾經的富貴生活,至能讓自己和小妹過得好些了,可是,在三個月後,雲肆出了車禍。

被肇事者撞進了洶湧的大江之中,至今未曾打撈到雲肆的

雲玫不敢哭,怕自己這弱不能自理的子,一哭連自己親哥哥的喪事都不能辦了。

太害怕了,上次父母出事,就大哭了一場,然後就病了,病得好重,等出院,父母已經下葬了。

可是,的哥哥如今隻有一個親人了!

不能沒見到哥哥的,還把自己折騰進醫院。

……至得先讓哥哥安息。

雲玫終於是等到了給雲肆立冠囧的時候。

可喪事一過,雲玫就病倒了。

這一病,雲玫用掉了雲肆留下的所有積蓄。

雲玫不得不出去找工作。

這破子,找不到好的工作,一個大小姐什麽活也不會幹,大家嫌棄也是正常的。

Advertisement

曾經的貴大小姐,在底層跌跌撞撞了半年多。

這天,有人對雲玫起了歹心。

在雲玫回筒子樓的黑暗巷子裏,雲玫似乎到了自己的生命倒計時。

為了不被欺負,雲玫打算咬舌自盡的。

打不過那些人,還怕疼。

可是覺得,與其被人淩辱,還不如自己先把自己殺了,咬舌自盡也好,撞牆自盡也罷,想在絕之際是能做到的。

就是,曾答應了哥哥要堅強地活下去,如今怕是做不到了。

但…或許上天可憐被人救了。

是一個渾冷冰冰的男人。

雲玫當時害怕得很,了一番驚嚇,本就弱的子在男人出現後就繃到極致的緒突然一放鬆,就暈了過去。

等雲玫再次醒來時,被那男人帶到了一棟很大很漂亮的別墅中,是曾經的雲家也沒有的漂亮別墅。

別墅裏還種滿了玫瑰花,特別是紅玫瑰。

最喜歡紅玫瑰。

雲家之前也養,但沒這麽多,沒這麽漂亮。

之後,好像就被這個男人養在了這個很喜歡的玫瑰別墅中。

一開始,雲玫很害怕他。

在醒來後第一次見到他時,雲玫很防備地抱著被子進了角落。

什麽都沒有了,隻剩下這副弱的子和尚算不錯的相貌了。

雲玫想,這個男人難道也是覬覦著這嗎?

雖然他比那些人長得帥多了,還救了自己,可也不想和他發生什麽關係。

雲玫知道,自己的樣貌是不錯的,現在也就隻有這一樣拿得出手了。

雲家還沒破產前,圈子裏的那些人不敢對做什麽,但偶爾也有不好聽的話傳到自己耳中。

Advertisement

雲家破產之後,更是有幾個浪的富家公子找上門要跟了他們,可都被哥哥拿著掃把打跑了。

哥哥出事之後,就躲了起來。

住的那個筒子樓,其實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了。

之前的那個是哥哥買下來的,可不得不賣掉,因為怕那些人再回來。

然後悄悄換了一個更小更便宜的。

躲開了那些富家公子,可沒躲開那裏的地流氓。

好在,被救了。

隻是,雲玫不明白,這男人圖什麽。

許是這男人也發現了害怕他,在醫生說子沒有大礙之後,男人就離開了。

之後一星期,雲玫都沒見他出現過。

在玫瑰別墅的前兩個月裏。

雲玫心裏充滿了防備,哪怕別墅中的傭人都對很好,甚至十分小心翼翼地照顧著,但有點不敢信。

天底下真有這麽好的事落到自己頭上嗎?

甚至,雲家還在時每日喝的調養的名貴中藥,在住進這個別墅的第一天也繼續喝了,每日都不曾斷過。

子,在這些價值連城的中藥滋養下,也漸漸好了些。

很快,的下著也不再是尖尖的嚇人了。

而這兩個月裏,雲玫也沒再見過那個看起來冷冰冰的男人。

別墅裏照顧的劉姨說,那個男人陸深淵,是陸氏集團的總裁。

陸深淵,這個名字有點耳,但是想不起來了。

而陸氏集團,據說是三年前出現的公司,以一種坐火箭般的速度進了帝都貴圈。

短短三年,隻是三年,陸氏集團已經為了帝都貴圈大家爭相結的強大存在。

Advertisement

不過,之前的不關心商界,隻是在家裏時偶爾聽過幾句。

陸氏集團的總裁,不是一直在海外嗎?

而帝都的陸氏集團,不是隻是分公司而已嗎?

而劉姨後麵的話也印證了雲玫的想法。

陸深淵的公司是在海外建立的,總公司也一直在海外,隻是在今年年初才開始將重心放在國

但陸深淵……

雲玫記得,幾個月前偶然看見過一條財經報道,報道中說,陸深淵那時並沒有回國。

所以,他或許就是這兩個月前回國的,然後恰好在巷子裏救下了自己。

雲玫忽然自嘲地笑了笑。

居然好笑地在想,陸深淵莫不是就是為了救自己而回國的。

可這太荒唐了。

但不管如何,陸深淵這人,要什麽有什麽,上是沒有讓他有所圖的東西了。

就是這副子,陸深淵都這個份了,還找不到比聽話比健康的漂亮人嗎?

雲玫想不通,陸深淵為何這般細地養著自己。

但雲玫也不想管這麽多了,也管不了。

爸媽說過,哥哥也說過,他們希自己好好活下去。

所以,就當是為了他們在另一個世界安心,,雲玫,在沒有絕對的困境之時,是不會放棄自己生命的。

在玫瑰別墅的第三個月。

雲玫偶爾能見到陸深淵回來吃午飯。

但隻是一周一次。

他沒說話,也不敢主開口。

所以,每次,陸深淵隻是靜靜地吃飯,吃完飯,他就離開了。

在玫瑰別墅的第四個月。

陸深淵開始在晚餐的時候也回來了。

而且,這個月回來了十天。

有一天,陸深淵晚餐後還停留在沙發上看報紙,雲玫忽然心裏就有些害怕。

怕,陸深淵還是會覺得自己白養一個人太虧了。

畢竟每日的中藥價值就已經比普通人幾個月的薪水都多了。

若是陸深淵想要收“報酬”了,雲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反抗得了他,畢竟現在除了自己什麽也沒有。

好在,陸深淵隻是在沙發上坐了會就離開了。

那天之後,陸深淵吃完晚餐就沒再停留,直接離開了。

到了第五個月。

陸深淵幾乎每天都回來吃飯了。

雲玫鼓起勇氣,主和陸深淵說話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