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甜哭!陰鷙霍總嬌養輕哄小祖宗 第1章 那是她的畫作

《甜哭!陰鷙霍總嬌養輕哄小祖宗》 第1章 那是她的畫作

“晚晚,我馬上就要過上你夢寐以求的生活了,父母雙全,家境優渥,老師是頂級油畫大師……”

電話那頭同時傳來了舅舅帶著濃重醉意的嘎嗓音。

“夢夢,你和說這麽多幹什麽,已經沒用了!棠家的錢,都是我們的了!”

棠歲晚死死的攥著手機,隻覺得一陣一陣的悶痛,讓有些不上氣。

表姐葉夢的聲音還在繼續響著,通過連綿電流,帶著昭然若揭的得意與惡毒。

“晚晚,我真謝你,是你給我們家帶來了這麽大一筆的財富,還用你的犧牲幫我們攀上了霍家的大船……哦對了,晚晚,我會繼承你的畫作,好好的在鬱老師的指導下開個人畫展的!”

手機無力落,重重砸在鋪了厚厚長地毯的地板上,所有的聲音被地毯吸收淹沒。

棠歲晚茫然的睜著眼,心口的窒息是如此強烈,讓無意識的躬起,整個人蜷一團,冷汗淋漓的躺倒在地毯上。

試圖呼吸,可鼻翼急促的翕,卻隻能捕捉到可憐的一星半點。

客廳的電視還在重複播放著那一則新聞,主播的聲音優雅知,八風不的讀著新聞稿,“據悉,以巨型油畫《澄日》獲得星杯冠軍的葉夢小姐,將被國際知名油畫家鬱歸大師收為學生……”

Advertisement

的……

那是的畫作!

蔥白指尖狠狠陷地毯中,棠歲晚艱難的息著,眼前仍舊是一片漆黑,卻在窒息瀕死的痛苦中,覺到了房門被撞開的靜。

失溫冰涼的手指被大力攥住,咚得一聲,像是有人跪在了邊。

棠歲晚隻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破了的氣球,所有的生機從那個破口中源源不斷的流出。

就算有一雙灼熱有力的手抖著試圖堵上,也不過是無濟於事。

的意識也跟著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

“今天這是什麽架勢,怎麽搞得這麽隆重?”

“貴客要來了呀,你猜猜看今天來的是誰。”

“這我可猜不到,但就算是季家的家主來了也沒這種待遇啊。”

“季家算什麽,今天來的,是京都的霍家家主!”

“霍家……霍時川?!!!”

葉家花園中,兩個溜出來懶的幫傭頭頭的湊在一起竊竊私語著,隻是剛拋出一個勁的大話題,兩人就轉過了花園的拐角,一眼看到了正站在小路上的

立刻都被嚇了一跳,慌慌張張的鞠躬道歉,“晚小姐,我們不是故意談論貴客的。”

正陷在思緒中的,像是被們慌的道歉驚醒了,轉眸看來。

長了一張致小巧的瓜子臉,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如春水脈脈,眼尾自然上揚,眼波流轉便是繾綣春意。

Advertisement

烏黑長發海藻般披散在肩頭,愈發襯出那下的皮白得像是在發

久久等不到棠歲晚的回話,又想著棠歲晚隻是個寄人籬下的孤,其中一人大著膽子抬頭去看,猝不及防對上了那雙清的眸。

隻是不知為何,眼尾泛著清淺的紅,像是蒼雪落櫻,又像是肆意拖拽出的一筆嫣紅油畫,得驚心魄。

棠歲晚緩慢的眨了下眼,濃長卷的睫如蝶翼輕

終於開了口,聲音甜潤,隻是聲線有些微不可察的抖。

“你說,今天誰來了?”

“晚小姐,是霍家主。”

棠歲晚淺淺吸了口氣。

重又抬眸向這片大花園,眸底沁出了一點氤氳水汽。

回來了,在心髒病發、又以魂魄形態跟著霍時川許久之後。

前世父母雙亡,舅舅一家打著關心的名頭上門,以幫忙養育亡姐兒為由,心安理得的住進了棠家大宅。

那時的心沉浸在父母離世的悲痛茫然之中,又因為緒過於激,心髒病發在醫院住了兩個月。等到回家,才發現整個棠家雇傭的幫仆都被大換,再沒有一個悉的麵孔。

棠歲晚不明所以的去詢問舅舅葉建和,男人端著一副虛假意的溫和笑臉,說,“我這都是為了晚晚好,晚晚看不見那些悉的麵孔,就不會人生,反複想起爸爸媽媽的意外了。”

Advertisement

被父母寵得天真乖順,雖然心中不甚願,但還是接了舅舅的說辭。

卻沒想到,這就是前世噩夢的開端。

葉建和和妻子陳穎一個唱紅臉一個扮白臉,陳穎尖酸刻薄,葉建和就溫和慈祥,讓棠歲晚潛意識裏相信舅舅是可靠的。

想到此,棠歲晚勾起一抹冷然笑容。

葉建和就是用這麽一副溫和可靠的模樣,哄著棠歲晚,轉移走了棠歲晚名下所有資產,然後反手將棠歲晚送到了霍家家主霍時川的床上。

棠歲晚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為自己的巨型畫作《澄日》做了最後的收尾,打算提參賽星杯。

表姐葉夢笑盈盈的端著一杯熱牛進來了,一邊誇讚著的畫作,一邊將那杯加了料的牛遞到了的手上。

再醒來時,棠歲晚雙目失明,躺在了霍時川的床上。

霍時川……

想到這個名字,棠歲晚垂眸,指尖仿佛都泛起了惱人的灼熱。

他實在是個極為奇怪的男人,明明是他向葉建和要了,卻又不

總是沉默著坐在一邊,看著棠歲晚跌跌撞撞索著做事。

他帶棠歲晚去看醫生、治眼盲、找盲文老師,掐著棠歲晚的指尖在間落吻。

卻從不逾越半步。

而在前世心髒病發死後,棠歲晚的靈魂被迫跟隨在了霍時川邊。

見證了表姐被揭穿敗名裂、舅舅舅媽被控告獄返還侵吞的所有財產,鬱歸帶著那幅花費了棠歲晚諸多心的《澄日》到了的葬禮上,發誓會好好珍藏。

而霍時川,隻是慘白著臉,漠然的看著一切。

在所有人離開後,他吞下一瓶安眠藥,靜靜合眼靠在了棠歲晚的墓碑邊。

那是棠歲晚第一次看見男人的真麵目。

慘白如瓷,毫無生氣。

和記憶中那個備欺淩的年有了微妙的重合。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