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撩欲 第1章 撩欲(加個書架不虧)

《撩欲》 第1章 撩欲(加個書架不虧)

“疼……”

舒漾的腳被銬在床邊,淚眼朦朧的攥手。

“自己了。”

男人冷白修長的手,握著針劑,目幽冷的像溫刀,盯著眼前的人兒。

舒漾抖的拉下肩頸的襯衫。

尖銳的針頭緩緩刺進人白皙的

男人俯,長指後頸的長發,眼底的緒平靜可怕。

“寶貝乖,好好睡一覺。”

我們,重新開始。

**

京城,金山酒吧門口。

霍折宇:【舒漾,除了我,全京城沒人敢娶你!】

舒漾倚在門邊,握著手機的指間夾著煙,看見信息後嗤笑了聲。

“傻b。”

一通電話打進來,舒漾接通後秀眉皺。

“結婚?”

現在誰不知道,舒漾背了一屁債,還攤上霍家那位混世祖。

哪個冤大頭敢頂著霍家的力娶

聽完消息後,舒漾摘下邊叼著的煙,吐了圈白霧,冷聲道。33小說網

“我結他媽。”

“沒人敢嫁的老男人,憑什麽讓我去?”

管家解釋道,“大小姐,對方指定要你。”

“我舒漾就是死!從家裏滾出去!也不會結婚!”

“老夫人說了,隻要你肯答應聯姻,億萬家產!滿鑽跑車!男明星!任你挑選!”

“形婚一年,絕對自由!祁硯那老狐貍,就是您的!”

舒漾十分不屑的“嗬”了一聲。

金錢而已,跑車而已,男而已,而已……

Advertisement

舒漾嗔怒,“本小姐像那麽淺的人嗎?!”

“明早九點,讓老男人民政局門口等著!”

管家一愣。

電話已然被掛斷。

一年,買不來吃虧,買不來上當!

舒漾低笑著彈了彈煙灰,突然耳一震。

“舒漾姐姐!嫁給我吧!”

“撲通”一聲。

捧著花匆匆跑來的年,直直的跪在麵前。

舒漾手中的煙,直接嚇掉在地。

酒吧門口的人,瞬間圍了起來,看熱鬧的聲音此起彼伏。

“這霍小爺都死纏爛打多久了?”

“聽說上次還跟蹤舒老板,又躲進舒老板家裏!”

“瘋了吧!霍家都沒人管的嗎?”

……

舒漾擰著眉,盯著跪在地上的年。

“你發什麽神經?”

霍折宇捧著大束紅玫瑰,上麵是一枚價值不菲的大鑽戒。

他紅著臉,一酒氣,癡癡的看著眼前的人兒。

“寶貝舒漾,我媽說,我們兩家馬上就要聯姻了!”

“不嫁給我,你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你用心經營的酒吧倒閉嗎?隻有我能幫你!”

霍折宇酒勁上頭,一頓掏心掏肺,毫沒注意到後。

人群轟

一輛低調奢華的邁赫停在路邊,所有人的目不約而至。

舒漾也不例外。

車門被司機拉開,黑的西裹著頎長的,從車裏下來的男人,皮冷白,氣場凜冽。

高大的影被路燈拉長,男人英的鼻梁上,銀邊無框眼鏡折

Advertisement

抬眸時,長指習慣的推了下鏡架。

眉眼英氣人。

舒漾對上那雙極深的黑眸。

心悸的同時,有些犯怵。

這男人長的清雋,斯文,襯衫領口係的嚴,一眼看上去就讓人覺。

自律又節製。

不像善茬。

祁硯沉沉的大步走來,周圍的人紛紛讓出一條道,不停的互相使眼

空氣中似乎都嵌著清冽的鬆香。

舒漾幹燥的咽了咽口水。

真是三套減兩套,帥的有一套。

草率了,那婚得退!

一無所知的霍折宇,如癡如醉,跪在地上又喊又鬧。

“舒漾姐姐,你要是不答應,我就死給你看!”

“我你!我要讓全世界知道——”

“我!!n……”

舒漾看著渾森冷的男人近,祁硯單手拎起跪在地上的霍折宇。

“砰!”

一個利落的拳頭,砸了過去。

表白的話,戛然而止。

舒漾瞳孔一怔。

祁硯冷臉拽著酒氣衝天的年。

低沉的嗓音人又瘮人。

“清醒了嗎?”

霍折宇半邊臉瞬間腫起,歪著腦袋盯著人看。

“小…叔……”

祁硯手一鬆,霍折宇打了個踉蹌,站在旁邊的舒漾,突然被他扯了過去。

霍折宇醉的不輕,抓著,說話時輕時重。

“小叔!你來的正好!”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漾漾~”

祁硯晦暗的狐眸,掃過舒漾被抓著的胳膊。

隻見男人垂著眸,舌尖頂過腮,修長的手慢條斯理的,解開腕部的袖扣。

Advertisement

“砰!”

又是一拳。

實實在在的砸到霍折宇的另一邊臉上。

年瞬間眼冒金星,鼻息之間湧出溫熱的

“咚”的一聲巨響。

醉酒的霍折宇,直接暈倒在地。

“嘶……”

眾人紛紛唏噓不已,差點驚掉了下

早就聽說霍家這位私生子是個狠角,沒想到長的斯斯文文,作風如此暴戾恣睢。

竟然敢對正牌爺下手!

眾目睽睽之下,霍折宇被兩個保鏢架走。

舒漾著手臂,饒有興致的盯著麵前這位,霍折宇口中的……

小叔?

男人撚了撚指尖,接過助理遞來的手帕,不疾不徐的拭著沾了,卻依舊如畫的長指。

靜雅,詭異的紳士做派。

讓人完全無法把剛才狠的畫麵,和他聯想到一起。

舒漾靠在門框邊,直勾勾的看著。

腦海裏隻有一個詞。

斯、文、敗、類。

撿起霍折宇掉落的鑽戒,走了過去。

攤開手,把鑽戒遞到男人麵前。

“給。”

趁著祁硯抬手拿過,舒漾手心收了些,挨著他的手指。

角的弧度風萬種。

“先生,有沒有興趣……”

祁硯從放肆的手中,出戒指丟進垃圾桶,薄輕啟。

“不約。”

“……”

舒漾暗自咬牙,出一抹策馬奔騰的微笑。

艸!被預判了!

老娘要是倒你,明天就上山挖野菜!

轉而,

舒漾若無其事的瞇著笑盈盈的眼睛,像是看見了搖錢樹般,掃了掃男人肩側不存在的灰塵。

“有沒有興趣……”

“當我們店的頭牌?”

祁硯睨了一眼,沒躲開。

任由舒漾靠近他耳骨邊,人生來輕的調調,說話都帶著氣息。

“你看起來,就很會做啊。”

祁硯低著眼簾,目順勢往下,忽暗的眸,落在出的一截腰肢上。

做舊的低腰闊,鬆散的掛在腰線下。

白的過分的細腰間,纏著紅繩,夜中詭異而魅

先發製人的舒漾,被他過於直白的視線盯的發燙。

祁硯不明深意的低笑了聲。

舒漾以為他在嘲諷自己,打算走人。

忽然,肩膀被有力的大手摁住,按在牆角。

“啊…”

男人的長抵住,再次抬起的深瞳,細小的紅清晰可見。

祁硯盯著,鋒利的結滾著,聲音沉的厲害。

“我是你釣的第幾個?”

。您提供大神妘子衿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