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現代言情 总裁蜜蜜宠:老婆有点甜 第19章 他不缺錢

《总裁蜜蜜宠:老婆有点甜》 第19章 他不缺錢

從下午一直逛到晚上。

景寧腸轆轆。

陸景深為了幫自己“挑”服,特地請吃晚飯。

景寧本來就了,自然不會再矯的拒絕,於是晚上七點,兩人就到了附近的陶然居吃飯。

新上市的澄湖大閘蟹,一口氣吃了十個。

隔壁桌的小夥子都看直了眼,心裡暗忖,看上去這麼英帥氣的一哥們兒,怎麼能將自己朋友這樣?這是幾天沒吃飯了?

景寧極了吃起東西來,向來不太顧忌形象。

這是這幾年在工作中鍛煉出來的。

因為大多時候都很忙,忙極了的況下,能按時吃飯都夠奢侈了,哪裡還顧得上形象?

隻想快點吃完了趕做事。

吃完第十個的時候,景寧還想手去拿,桌上裝蟹的盤子卻忽然被人端走了。

抬頭愣愣的看著陸景深,茫然的問道:“你乾嘛?”

陸景深將盤子給服務員端走,沉聲道:“螃蟹吃多了寒,換點別的吃。”

景寧不滿的噘了噘,但也知道他說的是事實,隻能作罷。

不過看了眼桌上其他菜,好像有點飽,也不怎麼想吃了。

於是索放了碗筷。

陸景深見放筷,自己也不吃了。

了服務員過來買單,兩人一起起往外走去。

的勞斯萊斯就停在路邊,蘇牧從車上下來,恭敬的替他們開啟車門。

景寧笑瞇瞇的跟他打招呼,“蘇特助,你吃飯了嗎?”

Advertisement

蘇牧總覺得那笑容裡有些森的味道,連忙賠笑點頭,“吃過了。”

“嗯,那就好。”

景寧鉆進車裡,對陸景深低聲說道:“陸總,你這助理居然敢開著你的車跑出去吃飯,把你扔在飯店不管,我看也太囂張了。”

蘇牧頓時渾一僵,苦著臉解釋,“總裁,我沒有,我就是在附近的餐廳裡吃的。”

陸景深卻彷彿聽不到他說的話,含笑點頭。

“嗯,是有點囂張,回頭我罰他。”

“好。”

景寧報仇功,蘇牧一臉苦,陸景深寵溺的的腦袋。

車子啟,陸景深忽然從後麵拿出一個袋子遞給

“這個給你。”

景寧一愣,接過看了看,居然是之前在店裡試的那條子。

“你怎麼把這個拿出來了?”

陸景深笑了笑,“你不是喜歡嗎?蘇牧瞧你喜歡,就把它買下來了。”

景寧看了眼蘇牧。

蘇牧接收到自家總裁的救助提示,連忙點頭。

“是的是的,景小姐,是我買的,那個……之前向您閨撒謊,也是隨口一說,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別計較了吧!”

景寧看著他,片刻,突然一笑。

其實不過是逗一逗這位蘇特助,沒想到他會這麼張。

點了點頭,將手機掏出來,“那我把錢轉給你。”

“不用不用。”

蘇牧連忙拒絕,天知道,這錢可是總裁出的,他哪兒敢收?

他訕笑了一下,釋道:“那個……其實我也就是出了個主意,決定還是總裁做的,所以您要還就還給總裁吧!”

Advertisement

說完,連忙閉裝死,再也不說話。

景寧詫異的看向陸景深,陸景深淡聲道:“我不缺錢。”

景寧:“……”

會不知道他不缺錢嗎?用得著他說出來?

陸景深轉頭笑看著,“你如果想還的話,不如幫我做件事?”

“什麼事?”

陸景深從旁邊的一堆檔案裡,了一張紙出來。

景寧接過一看,是安寧國際旗下最近很紅的一個男藝人的案子。

男藝人名謝驍,最後演了一部清裝劇大火,有“清裝小王子”的稱號。

但這位“清裝小王子”最後卻陷了一樁醜聞當中,那就是他的前友突然跳出來,指責他不僅在期間出軌、家暴,還在曾經沒火的時候騙了一大筆錢,至今未還。

出軌已經是毒點了,還加上騙錢、家暴。

先不論事的真假,這新聞一出,勢必對藝人造極負麵的影響。

若是嚴重一點,可以說就此中斷他的演藝道路,前途盡毀也不為過。

景寧看了眼陸景深,有些狐疑。

“他是安寧國際旗下的藝人,你們公司沒有人替他做公關嗎?”

“做了,但是效果不大,而且目前公司的藝人太多,不可能將力全部放在他一個人上。”

景寧皺眉。

“那也應該不到你來心吧!你一個堂堂集團總裁,來擔心一個藝人的事是不是太浪費力了點兒?”

陸景深抿,頓了頓。

片刻,才說道:“他是我表弟。”

Advertisement

景寧:……

……

因為這個表弟,景寧有幸提前瞭解了一下陸總裁的家史。

竟沒想到居然還有一段王子和灰姑孃的故事。

據說陸景深的父親當年也是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一位年。

可是卻不喜歡家裡安排的相親件,而是上了一戶窮人家的姑娘。

家裡反對,他就帶著那個姑娘私奔了,再回來時,孩子都有人大那麼高了,兩位長輩見狀,也不可能再強行拆散他們,隻能答應。

那個孩子自然就是陸景深。

而謝驍,則是他母親胞妹唯一的孩子,這些年兩家雖然走不多,但真遇到事,還是會幫忙的。

景寧聽完以後,樂不可支。

“看不出來啊,你爸還有能耐的,那他和令堂現在應該過得很幸福吧!”

陸景深將目投向窗外,聲音染上一低鬱,“應該吧!倘若他們還活著的話。”

景寧一滯。

笑意僵在角。

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連忙斂了神,低聲道:“對不起啊,我不知道……”

“沒關係。”

陸景深回頭看了一眼,“過去很多年了,我早已接現實。”

景寧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氣氛忽然變得侷促而尷尬。

隻好將話題扯到謝驍的案子上來,“這事兒我可以幫你,正好我最近有空,不過得讓我先見見他才行。”

“嗯。”陸景深點頭,“後天吧!他最近出國散心去了,我讓他訂明天的機票回來。”

“好。”

敲定以後,沒過多久就到了景寧所住的公寓樓下。

推開車門,下了車,回跟陸景深揮手再見。

深黑的夜裡,卻不知怎麼的,忽然覺那個坐在後車廂裡溫文爾雅的男人有些孤獨,像長夜裡獨亮的一盞孤燈,說不出的寂寥。

的心忽然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紮了一下,心跳都急促了幾分。

陸景深對笑了笑,示意上樓,景寧點點頭,沒多猶豫,轉往公寓樓走去。

後的車子在影徹底沒大樓裡才離開,景寧回頭,看向車子離開的方向,想了想,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喂,我想找你瞭解一個人,謝驍你嗎?”

景寧陸景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