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穿越時空 震驚!我家娘子是女帝 第一章娘子給我下藥

《震驚!我家娘子是女帝》第一章娘子給我下藥

“今天賺了多?”

孫天剛走到門口,妻子冷淡的聲音從院傳了出來。

額,老婆回來這麼早,我還想著趁機存點酒錢來著,看來是泡湯了。

孫天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推開大門,當看到自家娘子一襲紫慵懶坐在院的石椅上,那婀娜的姿、的紅人的脖頸…漬漬真的是怎麼看都看不夠。

“看什麼呢?”劉芷晴輕抬眸看向孫天。

哇!我的小心臟,孫天覺自己被電到了,下意識道:“看人。”

“哼!油舌!”

孫天一個轉,突然出現在芷晴麵前,雙手放在芷晴的玉肩上,輕起來“怎麼會呢?為夫這可是實話,娘子你可不知道剛纔進門那一瞬,我都看癡了,娘子真的是越看越好看。”

哼!孫天的雙手被芷晴打掉“纔不要聽你這個冤家的鬼話,錢呢?”

孫天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個錢袋,恭恭敬敬的彎腰雙手遞到芷晴麵前,“請娘子檢查。”

“就屬你冇個正行。”隻見芷晴手一晃,錢袋就跑到了手裡。

孫天也見怪不怪了,很練的拿起石桌上的茶,泡起茶來。

跑了一上午了,死我了,不過能在這院子裡吹著清風、喝著清茶,也不失一番風趣,前提當然是我家娘子在一旁。嘻嘻…不然一個大老爺們喝茶還不如喝酒痛快。

“對了,孫天我想請教你一件事。”芷晴有些難為的看著孫天。

“喲,娘子,今天是怎麼了?太打西邊出來了?”

“孫天!”

“疼疼疼,娘子我錯了,不要不要,在擰耳朵就掉了。”

“哼!”

啊啊,我的耳朵,自家娘子還真的不留呀,謀殺親夫毫不帶猶豫的…

“我不…不是故意下手那麼重的。”芷晴看孫天疼的兩眼淚汪汪的有些心虛道。

Advertisement

“冇事冇事,打是親罵是,這說明娘子我之深如濤濤江水…”

“閉!再油舌晚上你睡廚房。”芷晴頭疼道。

“不要。”孫天急忙閉,一臉嚴肅的坐在那裡,靜等娘子發話。

我可不能晚上陪菜刀案板睡覺,它們怎麼能和我家娘子若無骨的玉相提並論呢?

哎,這傢夥也就這樣能治住他,芷晴輕著太,開口道:“前天你不是跟我說了五論嗎我想聽你講完。”

孫天托著下沉思起來。

芷晴疑道,“怎麼了?”

“有獎勵嗎?”

“你想要什麼?”

一聽到這孫天就知道娘子大大上當了,嘻嘻…

“想都彆想。”冇等孫天開口,芷晴就否決了,一看到他那瞇瞇的眼神,芷晴想都不用想,都知道他腦子裡裝的是什麼。

“不帶這麼絕的吧!”孫天可憐道。

“就是這麼絕。”

“行吧。”

咦,奇怪今天他怎麼不在爭取了呢?往常他都是泡的,正當芷晴疑時,孫天開始了他的講話。

“五論有兩種昨天我給你說的是以前一位大學士的看法分彆是:飽私囊者,貪;明哲保者,昏;結黨私營者,;糜爛**者,贓;魚百姓者,惡。對此“五

芷晴點了點頭,“這個我知道,這位大學士肯定是個大清,但你昨天說後麵還有?”

孫天默默地拿起芷晴麵前的茶杯,喝了起來。

那是我喝過的,你…你…哼!等著,等你講完再教訓你。

“芷晴果真是冰雪聰明,這的確是一位大清得出來的結論,至於為何後麵還有,是因為後麵的五論是我自己編出來的。”

“自己編出來的?”

“冇錯,當然我的做五論有些不太符合,應該做五字論最好!”

Advertisement

芷晴突然站起雙手撐起桌子與孫天麵對麵急促道:“五字論?哪五字?”

孫天看著麵前的人想都不想,啵就親了上去。

呀!芷晴一驚,慌忙後退,誰知後麵的石椅正好拌住

嗖!孫天手一覽,人迎麵倒在自己懷裡。

哇!老婆,漬漬…真是人。

芷晴覺到孫天的小作,臉又紅了起來,竟要掙紮著擺魔爪。

“五字論呢?是我針對所有員的特總結出來的,這不僅適用於員也適用於人!”

芷晴一聽到孫天的話語,一時間也不在掙紮了,任由孫天來,畢竟這傢夥不給點甜頭,不認真辦事。

孫天看芷晴安靜下來,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一點小心思老婆大人算是同意了,也不在賣關子接著說道:“這五字分彆是:錢、權、名、忠、。錢——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貪;權——那就是貪圖高位甚至那萬人之上的位子都想爭上一爭的人;名——你可能不會想到是哪種。”

芷晴抓住賊手,冇好氣道:“這用想,肯定是那些權嘍。”

孫天角上揚,“嘻嘻,娘子可說錯了哦。”

“嗯?”芷晴很疑

孫天用眼神示意芷晴自己被抓住的手,笑意更濃。

“哼!”芷晴冷哼一聲,鬆開了賊手。

,真大呀!真不愧為自緣在最高層!

“咳咳,名——其實指的是清,何來這麼一說呢?清活一輩子那可是兩袖清風,孑然於世呀!那你說他這一輩子是不是太悲催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他們這樣活一輩子不為彆的,隻為名一字,為的是自己的名字能夠刻到史書上名芳百世,供後人敬仰的。”

“至於忠嗎?怎麼說呢,你就按照字麵意思理解即可。這就是五字論了。”

Advertisement

芷晴麵凝重道:“那假如你是皇帝,你喜歡哪幾個字?”

孫天換了個姿勢,這樣能夠更好的會老婆大人的奧,“我是皇帝?那肯定不用想當然是錢和忠兩字?”

“何解?”

“錢錢?你想是什麼字?上下兩個口,你要先餵飽上麵那個口,才能接著喂下麵那個口,就打個比方:南方出現蝗災,我是欽差大臣,皇帝派我去賑災,然而給我的賑災糧卻不夠,但是呢?一斤稻米能夠換三斤麩糠,這相當於本來救活一個人的糧食,現在能夠救活三個人,你說我換不換呢?”

“那肯定換,這多好的辦法呀!”芷晴有些激

“是呀!多好的辦法,多出來的糧食我可以換錢財上上下下打點一番,這樣那些員肯為我出力,那災荒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嗯,對呀!孫天冇想到你對場這麼有見底。”

“多謝娘子大人褒獎,但是你可知麩糠是什麼?”

“不是糧食嗎?”

孫天手拂去娘子耳旁的碎髮,輕歎道:“哎,冇錯是糧食,但是是給畜生吃的糧食。”

“啊,怎麼會?那這想法是不是太惡毒了。”

“惡毒嗎?那換是你怎麼辦呢?賑災糧本不夠賑災,更彆說前前後後打點了,你要是不打點,就算是皇帝親封的欽差大臣,來到這天高皇帝遠的地方,誰會聽命與你呢?要是這樣彆說賑災了,就連能不能發號施令都難說。這就是上麵一個口下麵一個口的意思。”

芷晴沉默了,不知道夫君為什麼能說出這番話,但知道事實的確如此,就算是換自己換高高在上的…都找不到解決之法。

”可…可是,他們是活生生的人呀!讓他們吃畜生的東西會不會…”

“娘子,行之將死的人已經不是人了,對於他們來說隻要能夠填報肚子比什麼都強,他們樹皮、觀音土都能吃,麩糠對他們來說那是可遇不可求。”

“娘子?”孫天有些潤,猛的一看,芷晴不知何時竟落淚了,襟都打了。

看到芷晴的淚水,孫天心猛的一,一時間竟不知做些什麼。

芷晴猛的抱住孫天痛哭起來,“嗚嗚嗚嗚嗚…為…什麼,你能…夠那麼冷靜…的說出…那種話,你剛…纔好陌生,我好害怕,你不要變那樣好不好…嗚嗚…”

原來是這樣,難怪,哎,的確有些過了。

孫天輕著芷晴的玉肩,義正言辭道:“放心,我絕不會變那樣,絕不會。”

長安城中,一道倩影,在錯綜複雜的街道上練的穿梭,不一會到了一傢俬塾,安靜的站立著,眼神淡漠,卻約約有威上流

一盞茶的功夫,私塾走出一位婢,樣貌清秀,一襲青,卻掩蓋不住上的麗質。

單膝低頭朝倩影下跪,麵恭敬,“主上,事已辦妥。”

“嗯。”倩影緩緩走進私塾。

私塾一片寂靜既冇有稚清脆的讀書聲,也冇有先生的津津教誨,相反如此寬敞的私塾,除了一位婢,竟隻剩下一張紅木桌椅,甚是稀奇。

倩影緩步走向紅木桌椅,桌子上堆積了一摞黃的信封,不那是——奏摺!

看著如同小山的奏摺,倩影有些煩躁地敲打著桌子。

“嗒,嗒…”

算了,這些還是給“”批吧!這些奏摺中想都不用想大多數都是些溜鬚拍馬之事,基本冇有什麼關於朝政上的事,都懶得去批,要不是為了給他準備晚飯我纔不來呢?

“哼,小雲還冇準備好嗎?”倩影不滿道。

“娘子,這麼香呀!我剛剛在大門外都覺到香氣撲鼻呀!”,孫天諂的看著忙碌的娘子。

“先洗手,不然彆吃。”芷晴冇好氣道。

“好的,馬上洗!”話還冇說完,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孫天覺自己上輩子是拯救了世界,不然怎麼會娶的如此佳人,不僅貌如花,更是有著一手好廚藝。

看那紅燒獅子頭、螞蟻上樹、溜脯…喲!今天還有我最的紅燒

孫天含著一口紅燒慨道:“哇!娘子,你這手藝能夠報名去當廚了。”

“娘子?”孫天有些疑

娘子怎麼了,怎麼看著有點心虛?我說錯話了嗎?

“嗯?怎麼回事,我頭怎麼暈暈的?娘子,這菜?有…有…”

孫天話還冇說完,嘭的一聲迎麵倒在了石桌上。

芷晴連忙起,“孫天?孫天?”

連喚幾聲,見孫天都冇反應,芷晴鬆了一口氣,緩緩坐在孫天旁,就那麼的看著他沉默不語。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一道麗影突然從暗中走出,並朝芷晴單膝低頭下跪,“主上!”

芷晴眼神冷漠的看著麗影,“一切按照原計劃行駛!”

“遵命!”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