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貓耳小說 青春校園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 1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 1

第一章

“說吧,這次又是為什麼打架?”

景辭意識回籠的時候,就聽見了一個陌生的男聲。

他睜開眼睛,正對上一雙怒瞪的銅鈴大眼。

長相兇惡的中年男人把辦公桌拍地哐哐作響,憤怒地大吼:“前天才跟我保證過,不逃課不打架,要好好學習,結果呢?轉眼就故態復萌!你是不是以為老師治不了你了?啊?”

“看我干什麼?我告訴你景辭,這次你休想給我蒙混過關!”

景辭茫然地看著他,腦子里一片空白。

這是怎麼回事?

他只記得高考績出來后,自己以一分之差與省理科狀元失之臂,郁悶不甘之下,關在家里喝了幾口悶酒,再醒來,就是現在了。

“我……”他下意識地順著男人往下說:“我沒打……”

“沒打?!”對方聽到他這話更憤怒了,聲音大的幾乎要震破景辭的耳:“你還敢說你沒打?!人家都暈過去了,你那不是打是什麼?是嗎?來來來,你過來,老子今天死你!”

說著,照著景辭的后背就是一下。

景辭疼地倒吸了一口涼氣,見他舉著手,還有要打下來的趨勢,連忙抬手去擋:“大叔,你等等——”

這一手,他就覺得不對勁了。

景辭從小寫字姿勢就不標準,教過他的老師給他糾正了無數次,可就是改不過來。以至于他右手中指上,長了一個微微鼓起來的小繭子。

而眼前這雙手的手指卻白皙無暇,上面沒有一一毫過度書寫的痕跡。

這不是他的手。

景辭的大腦嗡地一聲,瞬間心跳如鼓。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幾秒鐘,低頭緩緩往上看。

上穿的并不是他悉的白T,而是套著一件藍白相間的校服,口左下方印著一個奇怪的圖案,下面繞著幾個小字:東海省實驗高級中學。

Advertisement

景辭一個踉蹌,后腰狠狠撞在了辦公桌的邊沿。

這不是他的,也不是他的學校。

他……穿越了。

“你我什麼?大叔?”男人難以置信地指著景辭,氣得呼吸都重了:“我就說了你兩句,你現在連老師都不愿意了嗎?!”

“冷靜,劉老師你冷靜。”一個帶著戴眼鏡的矮胖老師走過來,死命拉住暴跳如雷的劉老師:“景辭那是被你打懵了,沒別的意思。”

回頭對著景辭使了個眼:“趕的,跟你們班主任道個歉。”

此時此刻,景辭心里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他臉發白,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對不起,老師,我錯了。”

劉老師哼了一聲,揮開矮胖老師的手,走到景辭面前,恨鐵不鋼地道:“你爸媽不知道費了多大勁,才把你送到我們省實驗,就是為了能讓你有個良好的學習環境。你倒好!學打架、學逃課,就是不學習!你對得起他們嗎?”

“我就不明白了,你跟喬安彥一個七班,一個十一班,教室都不在同一層,他到底哪里能招惹到你?”

“喬安彥?”

喬安彥、東海省實驗高中、景辭……

景辭倏地瞪大眼睛,這不是他之前看過的一本重生校園文中的容嗎?

主角喬安彥上輩子窮困潦倒而死,機緣巧合下回到了高二那年,從此開啟了由學渣變學霸的打臉之路。

這本書標榜甜爽文,但作者卻只寫到主角逆襲到了年級第一,連攻之間的都沒來得及展開就坑了。

把讀者吊的不上不下,當時景辭還在心里罵了幾句。

沒想到冥冥之中自有癟犢子,自己竟然穿進了這本書里。

在小說中,原只是一個沒多戲份的低級炮灰。因為瘋狂迷主角攻贏驕,而做了許多沒腦子的事,甚至還自詡贏驕前男友。最后被主角打臉退學,死在了幫派斗之中。

Advertisement

這次打架,是因為原聽說喬安彥喜歡贏驕,怒氣沖沖的過去找人家麻煩,兩人吵著吵著就打了起來。

景辭仔細回憶了一下小說中的劇,悲哀的發現,正是這件事,導致了喬安彥的重生。

現在這個時間點,剛好是小說開頭。

“喬安彥?你那是什麼語氣?”劉老師大怒:“架都打了,你別告訴我還不知道人家什麼名!你是炸彈嗎?還搞無差別攻擊!”

景辭深吸了一口氣,死死攥住還在微微抖的手,看向劉老師:“老師,我知道錯了,我保證以后會好好學習,再也不打架了。”

他對贏驕沒興趣,也不打算繼續當炮灰給主角送人頭。

是數學不好玩,還是練習冊不好做,為什麼要去談

他只想避開劇,過自己的日子,說不定哪一天還會再穿回去。

劉老師聽到他服,口氣緩和了不,但仍舊著臉:“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你倒是說到做到啊!”

他上前一步,抬手在景辭耳邊抓了一把,將一縷黃懟到他眼前:“咱不扯別的,就你這個頭發,我跟你說過幾次讓你剪了?你聽了嗎?啊?”

景辭垂眸,登時被那屎黃驚了一下,他立刻誠懇地表示:“老師,對不起,我這就去把頭發染回來。”

他認錯態度太好,以至于讓劉老師產生了一種十分不真實的覺。

他懷疑地上下打量著景辭,瞇著眼:“你是不是想逃過這次懲罰,才故意這麼說的?”

景辭忙搖頭:“不是不是,這次是我不對,老師您怎麼懲罰我都行。我就是想改過自新,在您面前表個態。”

“哎呦,”劉老師樂了,看景辭那頭黃也順眼了不:“教了你一年多,這還是我頭一次看你認錯認的那麼誠懇。”

Advertisement

他從高一就開始教景辭,高一下學期文理分科,景辭選擇了理科,又在他的班上。

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叛逆的不像話,上還有偏執勁。越不讓做什麼,他就越做。

這一年多來,劉老師為了景辭費勁了心思,罵了不知道多次,但就是沒把他拉到正道上。

沒想到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景辭突然開了竅。

“你剛剛跟老師說的話,是認真的?”

景辭點頭,小聲道:“是,給老師添麻煩了,我保證再也不做混賬事了。”

劉老師刀子豆腐心,再加上景辭一上高中就是他帶的,心瞬間就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老師就相信你一次,打架原因我也不問了,只要你不再犯,這事就翻篇兒了。”

“但是,”劉老師鄭重道:“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老師不會幫你兜著。”

說著,他瞄了一眼景辭的滿頭黃,試探著道:“這樣,下午的課你不用上了,老師給你放個假,去把你的頭發整一整,你覺得怎麼樣?”

景辭立刻答應了。

劉老師欣地嘆了口氣:“去吧,記得回來上晚自習。”

景辭應了聲好,走出辦公室,還心地帶上了門。

此時正是上課的時候,走廊里時不時傳來老師授課的聲音,景辭靜靜地站著聽了一會兒,轉走下了樓。

他沒有原的記憶,繞了點路,才索著找到了廁所。

省實驗是全省最好的高中,歷史悠久,廁所也非常有時代

黑黝黝的一個個蹲坑,用矮矮的水泥層隔著,外面安著一排簡陋的水龍頭。

景辭洗了把臉,雙手撐著洗手臺,任憑水珠順著臉頰一滴滴的往下淌。

風吹過,帶起了陣陣涼意,讓他渾渾噩噩的腦袋清醒了不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穿越,也不知道這個中原來的靈魂去哪里了,但既然來了,就順其自然。

不作死、不靠近劇,踏踏實實地按照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想明白了,景辭緩緩吁出一口氣,整個人都輕松了不

只是這一放松,他才覺得上有點疼。

隔著服往下,手掌所過之,又是一陣疼。

上有傷。

景辭拉開校服拉鏈,掀起了里面的白短T。

年清瘦的上,有幾個大小不一的青紅淤青,因為皮太白而顯得十分駭人。

看來,這次和主角打架,原并沒有占到什麼便宜。

景辭手掌覆在上面按了按,還好,這傷只是看起來嚇人,并沒有太嚴重,過陣子等到淤青自行消散就可以了。

上其他地方也有傷,正好這會兒廁所里沒人。景辭找了個角落,將寬大的校服外套半褪下來,松松垮垮地掛在胳膊上,用叼著白T的下擺,一手扣住腰,低頭努力地往后看。

就在他脖子快要扭斷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從外面傳過來。

景辭下意識地看過去。

和他穿著同款校服的男生英俊人,正懶洋洋的往這邊走。

他黑發凌,額頭和鬢角微,走間,汗珠順著廓滾到線條利落的下顎線上,最后劃過凸起的結,沒

的薄上叼著一未點燃的香煙,他狹長的眼睛微垂,目凝聚在香煙上,右手掀開打火機,正要點火,忽然像是覺到了什麼一樣,倏地朝景辭的方向看過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